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422章 一拳打出来的新官

第422章 一拳打出来的新官

    赵玉胜脑袋发热,拉着公主跑出来好远,才停下了脚步,小公主已经气喘吁吁,香汗淋淋,赵玉胜也冒汗了,只不过是急的!

    他不过是个十将,没有单独的住处,难不成带着公主去军营的帐篷,那怎么行?

    正在他着急的时候,从他来的方向,符昭信带着几个人追了上来,见面符昭信就喜笑颜开,拍着赵玉胜的肩头,大赞道:“打得好,姓郭的就是欠揍!奶奶的,要不是看石头的面子,我就动手了。”

    符大少爷有仇必报,有功也要赏,他让赵玉胜上了马车,小公主自然紧紧跟着。符昭信带着他们,到了一处相对干净的院落。

    符昭信笑道:“如何,给你们当新房怎么样?”

    赵玉胜当然满意,只剩下傻笑了。

    符昭信大方道:“你们就先住下,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了。”

    他还真是个行动派,只过了一个时辰,就有人送来了柴米油盐,还有大红的缎子,蜡烛,家具等等……赵玉胜从一堆东西里面,翻出了一包喜糖,一包红枣,献宝似的,送到了小公主的面前。

    “吃,吃啊!”

    小公主抿着嘴,眼神直直的,突然泪水大颗大颗落下。

    赵玉胜傻小子一个,哪里懂得怎么哄女孩,急得来回转。

    “你,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你总是哭,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过了好半晌,小公主才收住了悲声,她抬起头,声音沙哑道:“我,我父皇,他,他怎么样?”

    赵玉胜这才想起小公主的身份,他答应道:“我去给你打听一下。”

    刚刚走到门口,赵玉胜又扭头,拿起一些点心,放在小公主的手里,“别管怎么样,吃点东西,别饿坏了身体。”

    小公主含着泪点头。

    赵玉胜去了,直到天黑他才回来。

    刘崇死了……被活活气死了。

    所有的沙陀贵女,几乎无一例外,都嫁给了大周的将士,而且其中有些还带着笑容,甚至是欢天喜地的。

    刘崇希望沙陀的女人能有一些格调,能坚守最后的尊严,宁可累死,也不去侍奉仇敌。

    可沙陀的女人却有另一番盘算。

    别看只是寻常士兵,但是他们几乎都立了战功,大周赏赐丰厚,士兵都挺有钱的,或者说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变得有钱。

    年轻多金,谁不喜欢!

    跟着他们,立刻就能过上好日子,至于仇恨……对不起了,不干我们的事情。

    女人们如此选择,是很现实,也很正常。

    刘崇虽然气,但还不至于死。

    真正让他愤怒的是那些宗室的年轻人,他们也有两个选择,要么去矿产做工,要么就去将军的家里当奴仆。

    结果也是无一例外,全都选择了家丁!

    横行天下的沙陀勇士,居然放弃了自己的尊严,甘心给敌人当奴婢?你们还要不要脸,对得起英雄了得的祖宗吗?

    刘崇不是笨人,他也明白,现在的沙陀人,好逸恶劳,贪图享受,宁可穿着漂亮的衣服,挣着丰厚的钱财,去给别人当小妾,当奴婢,也不愿意挺起胸膛,坚守最后的尊严。

    这种例子比比皆是,几乎所有的蛮夷,都选择了这种方式,消失在了中原宽广的怀抱之中,实现了完美的融合。

    这是历史大势,谁也阻挡不了。

    可偏偏刘崇无法接受,一个高傲强悍的沙陀,变成了卑贱低下的奴仆,比杀了他还要残忍一万倍。

    等于将这个老人最后的一点保护和安慰撕扯粉碎……他的精神崩溃了,刘崇大口喷血,被不肖子孙活活气死了。

    刘崇死后不到两个时辰,刘承钧也死了。

    他死的比刘崇惨烈多了。

    自从被叶华俘虏,他就一直睡不着觉,只要闭上眼睛,就有无数的百姓在耳边呐喊,要杀了他。刘承钧拼命解释,他没有掘开黄河,真的没有……可那些百姓不想放过他,依旧愤怒大吼,没人想放过他。

    刘承钧的身体本就不好,加上睡不着觉,很快精神就垮了。

    晋阳城破的那一天,他疯了,不吃不喝,不言不语,便溺失了禁,弄得满身都是,肮脏恶臭,让人作呕。

    看守他的士兵都离得远远的,不愿意靠近。

    柴荣降旨,给士兵安排媳妇,其中有个狱卒也捞到了,他叫同伴喝酒,等一顿酒喝完,再去看的时候,刘承钧扑在地上,他的脑袋撞在牢房的石头地基上,撞得脑浆子横流,脑袋凹下去一大片……

    这对父子都死了!

    北汉彻底亡国了。

    那些臣子百姓没有谁有心情替北汉嚎哭……或许这个国家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割据河东,屈膝契丹,甘心充当走狗,几年下来,没有把中原怎么样,倒是先把自己折腾得民生凋敝,山穷水尽,户口锐减,家家都有死人,许多人家连顶门立户的男人都没有了,超过十岁的男孩就被拉去守城,他们之中,很多人死在了半路,被扔到了荒郊野外,变成野兽的美餐……

    等到大周人马杀进晋阳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冒出了同样的念头,这个国家早就该亡了!

    小公主哭了一整天,到了夜里的时候,赵玉胜来了,他的手里拿着白色的蜡烛,还有一串纸钱。

    小公主看到这些,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赵玉胜无师自通,将她抱在了怀里。

    “不管怎么说,他都算我的岳父,今生作孽,罪有应得。到了阴曹地府,不能没有钱花!”

    小公主默默点头,她跟赵玉胜一起,替刘崇烧了纸。

    经过了这一夜,小公主仿佛变了一个人,她不哭泣了,大口大口吃东西,早上的时候,给赵玉胜打来清水,伺候他洗漱,然后又去厨房,学着使用锅碗瓢盆,摆弄柴米油盐……尽管她还做不出可口的饭菜,但是她已经开始努力,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恭喜你,陛下和侯爷都会来喝喜酒!”符昭信兴冲冲告诉赵玉胜,“你小子是交了好运,什么事都不用管,让我安排就是。”

    小院张灯结彩,装饰一新,有裁缝给赵玉胜专门做了崭新的衣服,大红的颜色,喜庆热闹。

    军营里的好兄弟全都来了,符昭信也拉来了一些人,给他充门面。

    就在热热闹闹办婚事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来了。

    郭无为顶着青黑的眼圈,出现在了院门口!

    他的出现,让赵玉胜不免心虚。那一拳头可不轻,老家伙不是来报复吧?

    符昭信满不在乎,他甚至盼着老东西闹事,然后他好狠狠揍他一顿,出出恶气!

    郭无为很乖觉,来到之后,立刻就宣布,他是奉了旨意来的,陛下让他给赵玉胜担任证婚人。

    “你?”

    符昭信怪叫道:“你有什么资格?让你征婚,我怕把喜事弄得变了味道!赶快给我滚蛋!”

    郭无为十分尴尬,正在这时候,柴荣和叶华出现了。

    只见柴荣怒气满脸,厉声道:“符昭信,你好大的胆子!连朕的旨意都不在乎了吗?”

    符昭信见皇帝来了,连忙过来施礼,而后陪笑道:“陛下,臣只是觉得应该另选合适的人,比如,比如冠军侯就不错!”

    叶华笑道:“别往我身上推,赵玉胜可是一拳定情,没有人比郭学士更合适了!”

    提到这一拳头,柴荣气不打一处来。

    “冠军侯,都是你带出来的骄兵悍将,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叶华连忙躬身,“陛下,臣愿意受罚,不如就罚臣三个月俸禄,充作今天的喜宴花费!”

    柴荣冷笑道:“三个月怎么够,至少半年!剩下的三个月,给郭学士当医药费!”叶华忙不迭答应。

    这时候柴荣又看了看赵玉胜,气哼哼道:“你也不能幸免,十将没了,以后也别留在军中了!”

    赵玉胜目瞪口呆,天都塌了,柴荣突然笑了,“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朕赐你个县尉,以后你就是郭学士的属下了,要小心做事,不可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