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目录 > 第532章 吃干抹净的赵二

第532章 吃干抹净的赵二

    钱弘俶乔装改扮,从杭城出来,直奔码头,连一刻都不想耽误,他发誓,这辈子都不想再回来了,实在是不堪回首啊!

    要说起来,这段时间,钱弘俶经历的事情,比起从前的十年加起来,还要多,还要怪,还要糟心!

    首先是静海之乱,一个海盗头子居然攻城略地,抢占了静海,吴越的水师不堪一击。

    没有实力就没有尊重,大周看不上吴越,没法子,只能向南唐输诚,送岁币,接受南唐的货币,不就是钱吗?破财免灾,乱离人不如太平犬,老百姓不是经常这么说,可为什么事到临头,又全都反悔了?

    苏州商人暴乱,窃据城池,把朝廷的人马都赶走了。

    海盗欺负我,商人也欺负我,钱弘俶真的怒了,他搜刮国库,集中钱财,调集人马,想要灭了苏商。

    可是这时候,大周派遣了大学士魏仁浦南下!

    混蛋!

    我可是吴越王,你们大周就是瞎了眼睛,宁可倚重海盗,倚重商人,就是不把我当回事!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钱弘俶更加怒了,可他哪里来的勇气和大周翻脸。

    怎么办?

    忍着!

    可偏偏有人不让他忍着,李弘冀派遣使者,让吴越随着南唐一同起兵,跟大周一决雌雄。钱弘俶当然是拒绝的,他更想坐山观虎斗。

    但是他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吴越的朝堂彻底乱套了,身为国君,他完全失去了控制力。

    钱弘俶实在是后知后觉,这是个剧烈变化的时代。

    大周力推清丈田亩,均分土地,李弘冀也鼓励工商,富国强兵,两个巨人在全力奔跑,带起来的风就足以让吴越陷入凌乱了。

    有人主张学习李弘冀,励精图治,有人建议效仿大周,强推均田,挽回民心。

    这两条路,不管选择哪一条,都是非常困难的。

    钱弘俶哪一条都没有选,他选择了当鸵鸟,小车不倒就往前推,对付着过日子挺好的。

    人是一种忧患意识非常强烈的动物,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在这种关头,没有作为,就是最大的无能。

    吴越的上下,对钱弘俶越发失望,厌倦。

    这也是苏商敢造反的根源所在。

    这世上没有什么黑天鹅事件,如果出现了黑天鹅,那只能说过去忽略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等到发生的时候,才会感觉到突如其来,措手不及。

    吴越的文武臣子,分成亲近大周和亲近南唐的两派,彼此争论不休。

    相比之下,南唐近在咫尺,李弘冀又卖力气收买,许多上层文官武将,已经被南唐拉拢过去。

    因此他们坚决主张和南唐一起出兵,讨伐苏州,夺回属于吴越的地盘。

    钱弘俶惊觉大局失控了,他没有办法,只能顺水推舟,让亲近南唐的大臣带兵,去讨伐苏州。他想专心致志,解决内部问题,挽回失去的权力。

    只是钱弘俶没有料到,人马走了,亲近南唐的大臣被放逐了,杭城的商人们已经完成了串联,他们试图效仿苏州,通过商会,控制整个城市,乃至两浙!

    他们逼着钱弘俶兑换大钱,不然就要杀进宫中!

    由于杭城的商人类别复杂,有海商,有丝绸商,还有依靠上层的官商,他们彼此争夺,还没等举事,就内部乱了起来,彼此争夺对抗,甚至械斗厮杀,彻底失去了秩序。

    赵二来到的时候,就面对这么个烂摊子。

    钱弘俶对自己的国家,已经彻底绝望了,他摆不平文武重臣,更没有力量去对付那些实力雄厚的豪商。

    他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逃跑!

    “上国能收留,我感激不尽,这是吴越的玉玺,还请钦差大人代为保管。”钱弘俶一脸谄媚的笑容,他把玉玺送到了赵二的面前。

    赵二只是哼了一声,他越发瞧不起这个吴越王,要不是他还有点用,赵二都想一刀杀了他算了!

    “钱王爷,你就这么去大周吗?”

    “这个……”钱弘俶迟愣道:“钦差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不敢说吩咐,我希望钱王爷能带点见面礼,我也好帮你说话。”赵二是真不客气,直接开口索要,连点遮掩都没有。

    钱弘俶一拍脑门,大叫道:“应该的,应该的,是要钱,还是美女?钦差大人,我们吴越可是西施的故乡,美女出了名的,琴棋书画,吹拉弹唱,什么都会……”

    “呸!”

    赵二怒道:“你当我是酒色之徒吗?”

    钱弘俶被骂得老大没趣,“那,那不知钦差要什么?”

    “要什么?你们吴越,除了水师,还有什么是大周能看得上眼的?”赵二也不废话,立刻逼着钱弘俶写了一份旨意,盖上大印,他亲自带着,让钱弘仪跟随,去调动吴越水师。

    经历连续战败,吴越的水师士气低落,毫无战力,很多士兵水手已经私下逃跑,缺额更多。这是一支废了的力量,可赵二依旧看重吴越水师,道理很简单,就是这几百艘大船!

    谁让胶州船厂刚刚开始造船,距离建成强大的海军,还有很远的路,没法子,只能先拿吴越的充数!

    赵二直接找到了水师都指挥使薛温,此人是钱弘俶的心腹。

    “国主有旨意,令你立刻率领水师北上,驰援苏州战场。”

    薛温很是为难,以水师现在的情况,如何能北上,更何况杭城一片混乱,国主突然降旨,这是什么意思?

    眼前之人,又非常陌生,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薛温犹豫之下,没有接旨,他沉着脸道:“请问尊使是什么人,我怎么没有见过?”

    赵二笑了,“你没有见过我不奇怪,你肯定见过他。”

    闪身,赵二退到一旁,钱弘仪赶了过来,他押着几口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正是薛温的家人!

    “你!”薛温大怒,右臂不由自主抓向了佩刀。

    赵二道:“别急,不是拿他们威胁你,而是让他们跟你一起走。”

    “去哪里?”

    “去海州,不光是你,你们的国主也一起走!”

    ……

    赵二控制了薛温,吴越的水师终于行动起来,可忙活了半天,只有二百多艘船只升起了船帆,其他的战船,都缺少水手,没法行动!

    薛温已经知道了赵二的身份,无可奈何道:“请上国钦差见谅,要不再等等,让末将派人去抓丁?”

    “不用!”赵二沉吟了一下,“去,让你的船只,把那些商船都包围起来,让他们跟着一起走!”

    “啊!”

    薛温大惊,“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他们去大周,朝廷又不会亏待他们。对了,还有去把杭城最好的造船工匠都给我找来,上船一起走!”

    “这不是拐带人口吗?他们要是不愿意?”

    赵二懒得跟他废话,一步到了钱弘俶面前,“钱王爷,你现在带去大周的东西越多,这份礼越重,你在大周的日子就越好过,该怎么选择,你清楚吧?”

    “我懂,当然懂!”

    钱弘俶转头,对着薛温道:“快些动手吧,别让那些商人知道了消息,否则就走不了了。”

    国主都这么说了,薛温还能不答应吗?

    他只好派遣心腹,跑去抓人,抢船。

    试想一下,码头上这么折腾,还能不惊动别人吗?

    杭城的几伙豪商都跟官吏勾着,手眼通天,钱弘俶乔装改扮,潜出王宫的消息早就传开了,等到码头异动,这些人立刻就知道了。

    水师算是吴越最重要的力量,岂能丢了。

    他们一股脑涌向了码头,还有许多官员也都跑来了。

    可惜的是,他们晚了一步。

    二百七十艘战船,一百多艘商船,还有三百名造船工匠,跟着赵二扬帆出海,一起向大周驶去。

    临走的时候,赵二站在船头,意气风发。

    “哈哈哈,贵国主顺应天命,归附大周,乃是明智之举。你们要是聪明,也该尽快投降,免得丢了身家性命!”

    杭城的商人和苏商可不一样,眼下吴越空虚,他们想的是自己当大爷。再说了,就算要投靠大周,也要卖个好价钱,水师丢了,他们还有什么价值!

    “追!”

    码头里还残存的船只被集中起来,有人率领着,直接追了下去。

    这两个船队,就像是两片乌云,一前一后,离开了杭州湾。

    赵二是意气风发,拐了这么多船只,还有造船的工匠,回去之后,那可是一大功啊!正在他眉飞色舞的时候,却发现这些船只越来越慢,渐渐被后面的船队追赶上了,甚至有的船只调转船头,悄悄跑了!

    赵二头发都竖起来了。

    “姓薛的,这是怎么回事?”

    薛温无可奈何,凄苦道:“钦差大人,我军士气低落,缺少粮饷,加之水手当中,有不少人跟商会的有勾结,怕是,怕是不愿意一起北上!”

    “不愿意也不行!”

    赵二红赤着眼睛,怒吼道:“你的国主,你的家人都在我的手里!你敢放走一艘船只,我劈了你!”

    赵二抽出了佩刀,宛如一个活土匪。

    薛温没法子,只能下令,不许逃跑,可他越是严令,跑的船只就越多,尤其是一艘硕大的商船,撞翻了一艘小船,掉头又驶向杭州湾。

    眼看着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赵二这个着急啊!

    正在这时候,从北方下来了一支船队,为首之人正是任天行,他咧着大嘴,赞道:“行啊!赵光义!你不光靠师父和大哥,老子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