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振南明目录 > 第四百一十五章 陛下圣明

第四百一十五章 陛下圣明

    不过现在显然还有时间着手应对。

    谋反是需要经过极为复杂的谋划的,绝不可能凭一时之心血来潮。

    桂王要谋反,所需要准备的粮秣至少要够大军半年使用。而以两广的财力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

    至于朱由榔和一众军阀的关系则更有说道了。

    尤其是丁魁楚和郑芝龙。

    二人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支持朱由榔无非是有利可图,但若是这利益没有了呢?若是大祸将至呢?

    朱慈烺认为这个谋反团伙内部绝非是铁板一块,还是有很多可以利用的东西的。

    “韩伴伴,朕且问你,这些消息来源可靠吗?”

    韩赞周连忙答道:“如此重要的事情奴婢不敢妄言,实是军情司番子们亲手打听到的。”

    “那好。”朱慈烺微微颔首道:“朕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去做。”

    “陛下尽管吩咐。”

    韩赞周心中大喜。

    “朕要你派人去两广散布桂王即将谋反的消息。”

    韩赞周听得一愣,显然蒙住了。

    “你一定很奇怪朕为何要打草惊蛇。朕不妨和你明说了吧。桂王这件事情很复杂很棘手,越早解决越有利,越晚解决越麻烦。朕不是要打草惊蛇,而是要引蛇出洞。”

    朱慈烺毫不犹豫的说道:“桂王谋反,势必要准备万全之后再行动,因为他的机会只有一次。朕当然不能让他如意。所以朕要逼他尽早举起反旗。”

    这件事朱慈烺也是进行过深入分析的。

    眼下明军刚刚在四川打了个大胜仗,朱慈烺的个人威望也随之达到了顶峰。

    在这个时候和朱由榔纠集起来的叛军作战,官军是占据优势的。

    若是拖下去等到满清又有什么动作,朝廷将处于腹背受敌的尴尬境地。

    攘外必先安内,如果不解决了朱由榔这个麻烦,朱慈烺是一天觉都睡不好的。

    故而他决定将计就计将朱由榔即将谋反的消息在两广境内散布开来。

    这样即便朱由榔没有准备妥当也必须得反了。他不反就是等死,等到朝廷大军赶到只有束手就擒。

    对打这一仗朱慈烺当然是有信心的。

    郑芝龙如今自身难保,能否全力出兵支援朱由榔尚未可知。即便他真的这么做了也不要紧。

    朝廷已经不是两年前的那个朝廷了。

    文安之手下有十几万雄兵,秦拱明、高杰、黄得功也都是总镇一方的猛将。

    至于朱慈烺本人,手心里也攥着十万神策军。

    便是把这些叛军绑在一起也不是朝廷的对手。

    朱慈烺倒是乐意看到郑芝龙出兵。

    这样朝廷就可以将其一网打尽,省的再费功夫应对郑芝龙。若是让郑芝龙逃到海上那么还真是放虎归山了。

    思前想后朱慈烺发现速战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能够一举解决两广、福建的麻烦,朝廷就可以腾出手来全力应对满清这个难题了。

    韩赞周连连应道:“奴婢遵命,奴婢遵命!皇爷有什么吩咐奴婢一概照做。奴婢这就吩咐下去,命人速速前去两广散布消息。”

    朱慈烺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

    ...

    江西九江。

    袁继咸满面愁容的坐在总督府中。

    这旱灾来的如此凶猛让他一时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往朝廷奏报的奏疏倒是递上去了,却不知道陛下会如何批阅。

    眼看着聚集在城中的灾民越来越多,袁继咸的心情也是越来越沉重。

    虽说江西是相对安全的大后方,不太可能直接爆发大战,可还是奉行着屯粮的政策。为的便是以备不时之需。

    将来若是真的打起仗来也好及时应对,不至于临时抱佛脚。

    当然,袁继咸也不是那等食古不化铁石心肠之人。他已经命人准备好粮食,只要圣旨一到便开仓放粮。

    这些都是陛下的赤子啊,相信陛下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吧?

    正当袁继咸感慨之时突然有亲兵禀报。

    “总督大人,钦使到,命您前去接旨。”

    袁继咸心中一震,朗声吩咐道:“速速命人排香案接旨。”

    说罢一甩袖子朝中堂走去。

    来传旨的是一个并不怎么出名的小太监。事实上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南京城来传旨。所以他的内心是极度紧张的。

    不过他时刻提醒自己,他代表的是天子,一定不能手忙脚乱。

    此刻香案已经准备妥当,袁继咸换上一身大红色的圆领官服风风火火的赶来。

    小太监见正主来了便挺直身子肃然道:“江西总督袁继咸接旨。”

    袁继咸立刻跪倒在地,朝着南京的方向叩首道:“臣袁继咸接旨。”

    那小太监清了清嗓子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闻江西遭大旱,受灾者无数。灾民皆朕赤子,朕不忍见饿殍遍野之惨状,特命江西总督袁继咸开仓赈济不得有误。钦此。”

    说罢那小太监便冲袁继咸道:“袁大人,快快接旨吧。”

    袁继咸听罢圣旨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陛下圣明啊。

    有了陛下这道旨意袁继咸便没有了任何的顾虑。

    “臣袁继咸接旨。”

    他从钦使手中恭敬的接过圣旨,然后交给了亲随命其挂起来。

    那小太监宣读完了圣旨也是换了一副口气,笑声道:“咱家在南京的时候就听到人家说袁大人官声斐然,今日一见果然非虚。”

    其实他刚刚来到江西不久,连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哪里能有什么细致的判断。无外乎是说一些场面话罢了,所图的自然也是银子。

    宫中的大太监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小钱。可像这种小黄门本身没有什么来钱的渠道,碰到传旨这种机会自然要好好捞上一笔。只要不是太不懂规矩的官员多多少少会送上一些银子。

    毕竟传旨的太监还要回去复旨,若是因为没有送银子而被传旨太监在御前说些坏话,那就太亏了。

    袁继咸见对方夸耀起了自己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便冲亲随使了个眼色。

    随后他冲小黄门道:“钦使远道而来便先住下吧。本官晚上便为钦使办一场接风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