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权国目录 > 1462 摊牌(三)
    战争的步伐在逼近,10月中旬,南方军的3万人到达诺曼底,修路大军的人数达到20万人,几乎整个诺曼底海岸都在修路,这条贯穿整个诺曼底西海岸的庞大工程,让道路上布满了修建路的人,来往运输的马车,推动巨大碾石的人群,到处都是修路和开采碎石扬起的烟尘,这是诺曼底地区最大的一场工程,

    如此大规模的动作,很快引起了位于西海岸附近国家的紧张,

    蛮子又修路了,这个消息就像漫过原野的风一样,大部分人都还记得,就在2个月钱,紧邻诺曼底地区的巴斯塔侯爵领,似乎就是被这位看起来傻乎乎的蛮子,修路给修没了的

    “西北的这位蛮王似乎总是习惯如此,难道他就不知道,这样低劣的伎俩,用过一次就不灵了吗?”在西北地区南部的一个灯火通明的宴会大厅,穿着笔挺军服的德尼亚公爵,举起手中的酒杯轻抿了一口,

    “谁说不是呢,可惜,蛮子的愚蠢就在与他们总是认为自己很聪明!”在他的对面的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不以为意的放下酒杯,眉宇间带着几分傲慢,

    他是偌森德公爵,口上说的轻松,其实这次西北大修路,让刚刚脱离朱利而斯家族的诺森德和德尼亚两国都紧张起来,诺曼底方面传来的消息表明,这次西北海岸的修路动员的人力到达了骇人听闻的20万,

    这个听到都让人感到要疯掉的数字,足以让所有地区的神经都紧绷到极点,20万癢小说章节 。≌馕晃鞅钡穆醯降紫胍蓅hime?

    经过那场让整个西北都为止震撼的战争,这位西北地区蛮子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各国的目光,各种各样的古怪行为,看似愚蠢。却总是在最后一刻,突然变为绝妙之笔,大批草原骑兵如同狂风骤雨般的作战风格,对于任何一敌人来说,都是让人感到绝对头疼的角色,打下奥阿查只花了7天,灭掉巴斯顿,布雷斯,巴斯塔地区,只花了一个月时间。这位蛮王的战斗力在诸国心中,已经属于非人的存在,

    “哦?其实也不见得,万一真的是修路呢!”德尼亚公爵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几分不确定

    “花费了无数人力和财力,去短时间那突击修建一条毫无作用的道路,这种白痴才干的事,你也相信?”白发的偌森德公爵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说的也是!”德尼亚公爵少有的点了点头。表现出一丝惋惜,感触说道“如果能够将这些劳力全部变成士兵,那得是多么大的一股力量!”

    “看来,这个满脑袋都是军队的家伙。在西北海岸碰了一鼻子灰的事是真的!”德尼亚公爵的话,让对面的偌森德公爵暗中松了一口气,

    他早就接到报告,德尼亚公爵私下派人去西北海岸商谈。结果灰溜溜跑了回来,对于这一点,老成的偌森德公爵认为。德尼亚公爵还是太年轻了,完全看不清局势,西北海岸刚刚吞并了巴斯顿和布雷斯地区,正需要时间消化,怎么会愿意被牵扯进战争中,不过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位蛮王的胃口不是一般的好”公爵大人对于亚特伍德海城重建金费要求……“德尼亚公爵也发觉自己似乎透露了不能透露的信息,心照不宣的很快转到了其他内容,

    宴会一结束,德尼亚和偌森德两个公国不约而同往西北海岸派出使者,双方都不希望自己成为西北那位蛮子的敌人,

    胖子自己也没想到,西北海岸地区因为修路,再次成为西北地区的焦点,影响力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迅速扩展,对于诸国的反应,胖子可没有心境关注,

    他的心几乎全在路上,可是很难做到这一点,

    像德尼亚和偌森德这样的西北地区强国都感到了慌乱,其他一些势力不强的小国家的惶恐就更不用说了,纷至沓来的使者就像走马观花般让胖子不堪其扰,最后干脆玩起了消失,

    “对不起,陛下已经出去了!”

    “对不起,陛下远行打猎去了!””对不起,陛下外出巡视了!“近卫们面无表情,冰凉凉的打发掉一个又一个使者,

    而在另外一栋楼里,胖子正审视这刚刚送到了报告,卢阿尔卡地区开采出的第一批原油已经运达诺曼底,经过专业检查,虽然合格数量暂时只有四百桶,但也聊胜于无,

    胖子在这份报告上写上意见,然后让人送给正在边界上修建防御要塞的多择,这批原油将第一时间运往多择正在修建的边界要塞,有了第一批就会有第二批,胖子估算了一下,

    时间虽然有些紧张,但在10月结束之前,原油的存储数量应该可以达到一千六百桶,如果让那边加大开采的人力,这个数量会更多,这样的东西一旦使用,很快就会引起其他国家的注意,胖子给海军部和在奥阿查地区的撒隆写去了新的命令,立即全面控制卢阿尔卡,派遣军队加大开采的力度。

    把手上的工作放一放,胖子伸展了一下懒腰,

    走下自己的办公楼,胖子走进府邸后面的一片湖泊旁,溪水发出潺潺之声,清澈见底的可清晰看见湖底一颗颗的五颜六色的鹅暖石,水面上隐隐间冒出淡淡的雾气,如同一道白色的水带,

    这里水是温泉水,入手暖和,溪水中不规则的摆放了鹅卵石,亚格海伦居住的房间比较偏僻,处在湖畔的最东北边,非常的幽静。在到达她的小木屋之前,需要穿越一条小溪,

    这些都是女人最喜欢的,现在刚好是藤萝生长的最茂盛的时候,虽然没有花,但是那盎然生机勃勃的样子,也能够让人感觉到大自然的篷勃的生命力,偶尔间,还会有几只小蜜蜂在藤萝上翁嗡嗡的飞来飞去的。十分的忙碌,但是一旦有生人靠近,这些小蜜蜂马上就飞走了

    这是原来当地领主的花园,采引山顶的温泉而下,形成一道人为的温泉湖,不得不承认,这个花园原来的主人是个天才,为了追求某个女人的欢心,花了数年时间才造就了这片神奇的温泉

    温泉对于女人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即使是很悲伤的女人

    因为觉得是自己没搞清原因。就莽撞行动,结果造成了波罗卡素被暴乱,一千多名偌德人死亡,亚格海伦内心尴尬的要死,当日返回就立即向胖子请求回国,胖子自然不可能就这样放过她,好言宽慰,才暂时将她和绯红瑞稳住,在其后的几天里。胖子大致搞清了亚格海伦如此急冲冲跑来诺曼底的原因,

    说出来真是一头狗血!主要原因还是来自女人间的斗争,因为牵涉到了民族利益,所以也就部那么简单了。现在的内务部由毛摩娜青和芮尔典公主哈劳迪安全面负责,在对待偌德移民遭受盘剥的问题上,很自然会有所偏颇,新移民地区本就是混乱地区。内务部对于很多地方也是鞭长莫及,

    作为偌德移民的代表,亚格海伦曾经因为亢儿童补助金的问题。数次亲自跑到内务部要求彻查,却都因为没有确凿证据,而无法落实,性格刚烈的亚格海伦不愧是偌德女人,一气之下,决定亲自潜入诺曼底寻找确凿的证据,为了安全,她还把自己的闺蜜绯红瑞也一起拉来

    她知道绯红瑞与胖子之间纠缠不清的关系,有了绯红瑞,胖子也不会随便发火,直到接到亚格海伦消失数日的消息,毛摩娜青也觉得自己闯了大祸,她不敢隐瞒,立即向胖子这边报告,才搞出了这样一出闹剧,

    对于这件事,胖子非常无语,宫斗!斗你妹啊!老婆多就是麻烦!而且还是代表着各自利益的老婆们!

    胖子轻轻的踩着鹅卵石越过了小溪,然后踏上了小木屋的木板走廊。因为是春天,天气有点潮湿,所以木板走廊也有点潮湿,人走在上面也没有什么声音,

    整个小木屋周围都静悄悄的,房门是打开的,胖子悄悄地走了进去,里面家具一尘不染,摆放的整整齐齐,所有的桌面上都没有任何的物品,显得非常的空旷。旁边大床上帐幕低垂,隐隐间能够看到人影,有一缕青丝从布帐下透露出来,迎着窗口吹进来的风轻轻的晃动,让这简约单调的屋子多了一点点地生气。

    耳边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亚格海伦就知道是胖子来了,想要起来,但又觉得尴尬,只能用手悄悄地拉了拉被子,将自己白皙丰满的胸脯完全地遮盖住,虽然这几天里该看的都看光了,但毕竟还是刚刚破身不久,少女的羞涩让她的整张俏脸都红的像苹果,

    不过她没想到,死胖子太无耻了,在床边站了一会儿,居然悄悄地爬上床来了,还顺手拉开了被子,少女独有的妙曼曲线暴露无遗,”不要,你又来……下去……让别人看到了……”亚格海伦连忙转过身来,急的伸出手去推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双手团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反而动作之间,将被子蹭了下去,丰满地胸脯包裹在轻柔的沙衣,就像两个鼓起的圆苹果,完全的暴露在胖子的眼前,

    诺德女人的身材,素来都是以火爆丰满而闻名,亚格海伦的发育已经非常完美,何况她睡觉的时候只穿了一间低胸薄纱的睡裙,白皙诱人的两团柔软挤压成一道深深的细线,若隐若现之间反而更加的吸引人,两条白生生的长腿,更是闪着珍珠般的光泽

    胖子握住她娇嫩的小手,苦笑道“别闹好吗,我似还未睡够呢,今天难得有几分清净”

    “你!”

    亚格海伦顿时无语,脸烦殷红,只好让胖子躺下,还顺手仔细的给他弄好了枕头,举手投足之间再也不像清高孤傲的空谷幽兰,反而像娇媚温柔的新婚妻子。

    胖子侧身看了看,发觉她脸色红霞,薄薄的嘴唇娇艳欲滴,越看越美丽,忍不住心里痒痒的,故意凑过去,贴着亚格海伦红到耳根的耳朵。轻轻吹了吹气。

    只见亚格海伦的耳朵就像蒙上了一层细沙,透亮的能够看见里边的血管

    “其实啊,你可是我老婆,要是我不上来,外面才会说你的闲话哩”胖子厚颜无耻的轻声说道

    亚格海伦顿时转过脸去,条件反射的叫起来:“我才不要”

    胖子从后面伸出手去,搂抱着她还在发颤的丰满身体,半个身体都要搭到她的充满肉感的俏背上,轻声说道“我敢说外面的每一个人,就算我乖乖地趴在外面的桌子上。他们也肯定会认为我已经到你的床上来了。”

    “你”

    亚格海伦羞愤的不敢睁开眼睛,脸色有点苍白,又有点绯红,想要喊,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就在这时,一阵犹如风声般的悠扬骨笛之声传来,

    “是绯红瑞!”

    胖子楞了一下,他曾经听绯红瑞当面吹过这样的偌德骨笛。是由偌德狼的小腿骨雕空而成的精致小笛,就像一件美丽的饰品悬挂在绯红瑞柔弱无骨的细腰上,

    笛声就像钩住了胖子的魂,似有所思的从床上爬起来。

    来到门口,胖子却看到整个湖面似乎都被缥缈的笛声包含在一种宁静而肃穆的气氛里,笛声似乎带着一股难言的幽咽,好像是有无边的思念需要倾诉。又好像内心的苦楚在通过笛声慢慢的飘散,无法辨别来的方向,

    “她想你的时候。总是会吹出这样让人忧伤的笛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席白色睡裙的亚格海伦站在胖子旁边,这是大部分女人内心最深处的思绪,自然而然的引发了强烈的共鸣。”其实,她何必如此倔强呢!“胖子看着远处的迷雾,目光中有些茫然,这几天,绯红瑞都是在躲着他,”你伤她太深了!“亚格海伦委婉的摇了摇头”绯红家族与我偌德王室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可就是因为她与你的关系,绯红家族被认定为叛逆,并且永远背负着卖国贼的屈辱,你知道这一年里,她都是背负着多么沉重的压力活着吗?这次她愿意跟我来诺曼底,更像是来寻求一种解脱,我能够感受的到,在她心中对于这份感情的纠结和忧伤!“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阵风吹来,带着几分忧伤的笛声逐渐远去,

    胖子这才回过神来,心里都觉得有点闷闷的,他知道,绯红瑞曾经来过,但是现在又走了,她没有给他见面的机会,显然是还没有原谅他的意思,想到当初她在萨兰德对自己的一往情深,胖子内心的最深处不由得又有些疼痛起来。”等她回来,替我说一声,过去的终究会过去!我依然是我,不论我是维基亚猎鹰,还是萨兰德的维克侯爵“胖子默默穿上外衣,深吸了一口气,搞得亚格海伦内心里觉得自己好像犯罪了似的,一声不吭,根本不敢看胖子有些黯然神伤的眼神。

    十月下旬,因为劳力充足,加上有希茨海尔斯这样一位三代修路的大匠全面主持,

    选定的路线都经过深思熟虑和严密勘察,绕开了岩石较多的丘陵,选择从海岸旁的平坦地势开阔地区穿过,

    开路的速度之快让胖子也始料不及,诺曼底土质坚硬,属于典型的北方硬土,这反倒给修路大军造成了方便,

    开出一条道路的轮廓,铲掉路面上突出的岩石和土块,然后用战马拉着成吨压力的巨大滚石来回压紧,

    布满碎石的宽阔大道,就这样神奇而迅速出现在修路大军的脚下

    原本预计要花费一个月修建的道路,在10月下旬就已经初具轮廓,10月22日,胖子亲自主持了道路开通的庆典,

    整个诺曼底上下一片欢腾,从民间到官方,所有人都为这条道路的出现而欢欣鼓舞,无论是工人还是士兵,都没人会去抱怨修路的艰辛,因为这是整个诺曼底的胜利,

    每一个人,无论是诺德人,芮尔典人,萨兰德人,还有刚刚获得自由的奴隶们,都因为这条路而一起劳动,他们的汗水和辛劳连接起来,在这里,他们没有民族之分,也没有主人和奴隶之分,大家为了一个目的而奋斗,

    这条正在修建的大路。将大大减短各城市间来往的时间,新移民城市原来的局限被打破,

    城市的基础建设得到了大规模的扩展,诺曼底新移民地区因为这条路,真正成为一个连接的经济体,而不像原来那样,仅仅只能各过各的,

    如果原先横越诺曼底海岸地区需要4到6天的时间,那么现在所需要的时间完全可以控制在三天以内,

    而最让修路者感到自豪的是,他们不是在修路,而是在完成一件让所有人,都能够从中受惠的工作,这条新路经过的地区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丽了,

    在这样一条拥有梦幻景色的道路驾车而过,任何人都会有一种轻松迷醉的感觉,

    道路的侧面,就是诺曼底海岸蔚蓝色的梦幻大海,海天一线,碧色的海面上翻动着白线,

    一条在辽阔海岸线上开出的褐色大道,从长着葱lsè的平原,一直延生到大地的尽头,

    大地荒野,漫漫无尽,

    因为有了这条凝聚着无数人心血和汗水的大路,这里将不再是荒芜,所有人都相信,这条路很快就会出现大批的新移民点,修路者们已经私下里称呼这条道路为“希望大道”

    这条大道也完全配的上这个名称,人们可以因为这条路,安家乐业,守望相助,这种感觉,让每一个参与修路的人从内心感到一种成就感,这是他们所建设的未来家园,没有人注意道,这条路,其实是一条充足而具备承受力的强大后勤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