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唐朝工科生目录 > 第二十八章 边缘
    东宫、诸王府、诸公主府的特权大小是有所不同的,大体上东宫的特权是小一号的皇权。这就使得东宫理论上是有一定的“外交权力”,当然基本上这二十几年除了“太子糖”那一波发了家,后来的东宫榷场也就名义上是东宫的。

    所有的专卖,都被皇后捏在了手里,东宫幕僚只有干瞪眼的份。

    马周之所以直到现在还被东宫老铁认作“老领导”,就是因为当年马周一手操办之下,让东宫很是富着过日子过了两年。

    后来于志宁过来划水,比清水衙门都不如。

    只是比照诸王府、诸公主府,东宫特权依然是高高在上的。暖男太子咬咬牙在西域搞个榷场,就算是买卖羊毛,赚的也比诸王多得多。除非皇帝老子豁出去要靠赏赐来平衡,否则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西域改制的一个特点,自然就是当年的免税行情可能就要放弃,随之而来的,就是可以跟中原诸州县一样,哪怕是公主府亲王府,也有资格跑去搞点土特产。

    当然隆庆宫之主盯着土特产有点不上档次,隆庆坊被她折腾成私产,眼界早就提高,赚头不大的事业,她根本懒得搞。

    “阿郎多加保重。”

    灞桥送别,依稀还能听到当年“长亭外”,古道是没有古道的,只有水泥硬化路面,四轮马车跑的飞起。

    “又不远。”

    伸手摸了摸李丽质的脸颊,看着新来的宫婢抱着李雍,张德看了一眼,摸了一枚虎牙出来,轻轻地放在睡熟了的孩子头上。

    “记得早点派水泥厂的人过来。”

    李丽质又叮嘱了一声。

    “……”

    听到表妹的话,洪七差点闪了中年老腰。

    车厢内,抱着琵琶的李葭哭的眼泪婆娑,她跟自己老子告别之后,整个人都快抑郁了。好在老董事长看得开,嘱咐李葭自己多保重之后,就开始赶人。

    心态放宽的李渊收了张德四十万贯财货,算是彻底把李葭卖给了张德。至于李葭母族那边,消息依然是密不透风,不过老董事长牵线搭桥,除李葭生母亲族之外,窦氏也跟着捞点外快,至于李葭起个什么作用,两家倒是无所谓的态度。

    “哭甚?老夫还没哭呢。”

    黑着脸的张德在车厢内瞪了一眼李葭,见张德心情不好,李葭小心地擦拭了一下眼泪,半忧半嗔道:“姐夫怎地这般无情,我同阿耶分别,将来再见,都不知是个甚么境况!”

    “你阿姊在江阴守活寡恁多年,你看她如何了?哭爹喊娘要是有用,还需要活得这般艰辛?”

    一旁李月跟个鹌鹑似的,埋头不说话,用一本书挡着脸。

    “书都拿倒了,你看个甚?!”

    “哦。”

    李月飞快地把书转了过来,然后偷偷地探出眼睛看着张德,“这就真是回武汉了么?”

    “你要是想去京城,我没意见。”

    “不去!”

    洛阳那地界,做几年“才女”已经够够的了,这要是再回去,不是自找苦吃?皇帝老子巴不得多来几个闺女用用,这时候的李董,都把宗室女子琢磨了一个遍,想着如何封号公主好卖钱。

    边缘化的公主,大抵上日子都不好过。想要跟嫡出公主那样资源庞大,除非母族实力硬扎,否则日子未必有普通宗女来得日子好过。

    寻常宗女,只要父辈功劳到位,联姻一般都不会差,大多都是地方实权人家。将来封君封夫人,不敢说铁板钉钉,但是概率极大。而哪怕不能封君封夫人,因为出身高贵,子孙往往都是嫡出,只要有一男半女成材,大多在各自夫家能有极大的话语权。

    而边缘化的公主,尤其是像李月这种一时半会儿被亲爹想起来都够呛的“废物”,除了联姻,别无它用。

    甚至有些时候,因为母族不济,往往也就是加强皇族自身,兴许联姻的对象,就是太后或者皇后背后的家族。

    让李月重新来过一回公主人生,大约当初李葭撞破张德和李芷儿奸情的时候,她还是会跟着十四姑姑一起去“要挟”张德和十二姑姑,也还是会厚着脸皮拉扯张德,至于滚床单,不过是细枝末节。

    “来长安,怎地也不去见见母族亲眷?”

    李月母族实力不强,北朝时就被削弱,属于关陇军头,从属于窦氏。这也是为什么李葭和她走得近,两人都是差不多,家族窦氏依附在窦氏身上。

    “他们寻我,也多是问一些门路,我哪里懂那些个弯弯绕绕。”

    有些委屈的李月缩在那里,她是最怕接触这些事情的,麻烦不说,根本不知道怎么帮忙。

    又不敢直接找张德,怕被人撞破她和张德私通,奸情一旦爆发,像她这种手上既没有资源,又没有依靠的,身败名裂都是好的,被皇帝赐一条白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才女”这种名头好用,那也只是对张德来说好用。于长孙皇后而言,干掉几个“才女”算个屁的事情。

    “可留了甚么通信的地方?”

    “朱雀大街边上有个成衣铺,由得他们去串门。”

    李月说罢,却见张德平复了心情似的,摸了摸她的脸,柔声道:“有甚事体,我让人去成衣铺留意就是。你能给予母族方便,将来也好有个倚靠。”

    “嗯。”

    知道张德说的是正理,李月点点头,却也没有矫情。她跟张德通奸,将来能倚靠的,绝非是张德的家族,固然张德会留有后手,或许早早地布置,但怎么看,还是生个子女要靠谱一些,再有一些物业产业,母族自然也会愿意帮。

    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她李月手中有钱有粮有子女,母族那些个“娘舅”“表兄”之类,也就帮忙勤快一些。

    否则,一个“穷亲戚”,天底下又有几个愿意秉承良心的?

    “过几日,老夫让人去那成衣铺打问一下,安排好之后,这传递消息,就在成衣铺里走吧。你母族弱小,老夫扶持一把,也没甚不好的,靠那窦氏,是没指望的,说到底,你和葭娘,都不是窦氏所出。”

    “听姐夫安排便是。”

    李葭听了大喜,倒是根本不介意,李月低着头,又是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