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苍天教我成仙目录 > 第二百八十章 其它服务

第二百八十章 其它服务

    胖道人见薛礼倒了,放肆的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先是抚了抚自己的赘肉,然后推开自己面前的几个装着剩菜的盘子,仰着头喝下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杯酒,轻轻的趴在了桌上,很快便没有了知觉。

    两个酒壶中的灵酒其实只有一杯,不是因为酒家黑商,乃是那酒壶中的酒可是灵酒,寻常人闻之即醉,普通修士也是沾之即醉,这一杯下去,很少有修士能够坚持住。

    既然来客只能喝下一杯,酒壶中的灵酒也就没有必要多出一杯了。

    薛礼二人均是喝下一杯之后便醉倒在了桌上,房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只是偶有倾斜的盘中油珠滴落在地,发出了些许轻微的响声。

    外边的小二等上一段时间之后,大约猜着两人都已经醉倒了,便推开房门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两人。

    然后逐一将两人抬起安置在客房的床上,这一切都是轻车熟路。

    不说胖道人是经常来的食客,长期醉倒在桌上,就是其它的修士前来喝醉了,小二们也都是如此,却不会对修士做点什么,无论是修士的性命还是身家都很有保障。

    这也是美味居的信誉,食客们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安全。

    薛礼这一睡,可睡得舒心了,心中的不满,猜疑都渐渐放下,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

    只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沉睡的时候,这间房里居然有影子浮动,不一会儿居然有人凝聚成形,就那般站在薛礼的床前凝视着薛礼。

    那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那样盯着薛礼的面孔。

    如果薛礼此刻稍微有些直觉都会直接惊醒,奈何灵酒太过醉人,薛礼又是头一次喝,这才会毫无知觉。

    如果薛礼惊醒,必然会被这诡异出现的人吓一跳。

    事实上,这件事出现在美味居也真是一件诡异至极的事情。

    进入美味居的食客很少有不直接醉倒在桌上的,最后都是美味居的小二们来收拾安放客人,楼上诸多的房间都是用来安放客人的房间。

    这些客人也不会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原因便是坐镇美味居的可是大修士,一般的宵小一旦潜入还没做出什么就会直接被美味居的大能给击杀,而就算是修为更加高深的修士潜入,这美味居中的阵法也能及时发出警报,一旦这个警报响起,别说是大无畏门其它地方的大修士,就连街上路过的大修士也会主动出手相助美味居,这是大无畏门定下来的规矩。

    可是如今,薛礼的床前居然就这样站着一个不知好坏的人,还直勾勾的盯着薛礼。

    美味居却全然无知。

    房间里有两人,一人站着,一人躺着,整个房间却只有一个轻微的呼吸声,房间中诡异之感更加了然,薛礼却全然不知。

    不过,站着的那人也只是看了薛礼好一会儿,并没有做什么,最后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走到房中的茶几边轻轻坐了下去,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水。

    端着茶杯,那人并没有急着喝下,只是有些无可奈何的自语到:“为了这一个无聊的游戏,你却让我寂寞了好多啊!以往虽然寂寞,却还有你陪着我,如今是连你也不在了。”

    也正是这个时候,房外出现一阵脚步声,也不知道是准备去哪个房间的,那人却没有动静,丝毫不害怕自己会被发现。

    突然,房门被推开,原来是一个小二端着一盆清水走了进来,原来美味居对醉酒的客人还有其它的服务,现在便是来用热水给客人擦擦汗,醒醒酒,其实美味居也是害怕会有客人直接醉死在他们这里了,这才会多出了解酒的这一项服务,不然这些客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

    只是那小二推开房门之后径直走向了躺在床上的薛礼,对坐在一边的那人毫无察觉。

    那人挑了挑眉,却是轻笑了一声,兀自喝着自己手中的茶水,一口吞下之后,那人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这茶水比起他喝过的那些茶自然是差了不少,不过此时聊胜于无,他还是发出了啧啧啧的声响。

    只是,那个正在给薛礼擦汗水的小二却恍若未闻,脸上更是半点表情都没有,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看见没有听见还是其它的什么。

    这个时候,门外出现了一阵急忙的脚步声,那如雨点般慌乱的脚步声在整个酒楼里面都很明显。

    但是那个小二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直到那个脚步声停止在薛礼这间房门口。

    独自喝茶的那人转过头去,却看见了脚步声的主人竟然只是一个小女孩儿。

    那个小女孩儿撑着自己的双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是跑过来的。

    小女孩先是有些诧异房里还有其它人,然后就连续盯了小二好几眼,才走到喝茶那人的身边有些气鼓鼓的说到:“你为什么走得这么快,是不是想要把我扔了?”

    看到小女孩儿嘟起来的嘴,那人轻轻的笑了笑,既然我已经收了你,就不会再把你扔了,也就只有那人才会把你扔掉,说着将目光投响了躺着的薛礼。

    小女孩偏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走近薛礼和小二两人。

    等小女孩看清楚薛礼的容貌之后,有些吃惊,头也没转的问到:“我师父怎么了?”

    此时的小女孩儿就在小二身边,那吃惊的声音就仿佛是在小女孩儿耳边炸响,那小二却仿佛还是没有听见,依旧兀自给薛礼擦着汗水。

    那小女孩儿先是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小二,然后又看了看身后的那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并没有再说其他话,再度将视线转移到了薛礼的脸上。

    然后轻轻的说到:“他喝醉了?”这句话也不知道是问句还是陈述句,反正是没有人回答他。

    那小二将薛礼的脸上手上脚上擦了一遍,便又端起水盆走出了房间,还煞有其事的将房间门给关上了,到最后都没有看一眼那个神秘人与那个小女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