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水浒任侠目录 > 1312章 比肩顶尖猛将,三大高手鏖斗

1312章 比肩顶尖猛将,三大高手鏖斗

    周遭乱战成一团造船厂内的军健已然来不及再去救火,随着战事的愈发激烈,船厂内的房舍甚至连同停泊在岸边的一些船已然烧得烈焰焚天,烟熏火燎之下,船厂周围被映得便似白昼般一片通明。

    而登陆上岸的马步军诸部兵马,也已然发现船厂内的敌军开始重新集结,蓦的一阵低沉绵长的牛角号声响彻云霄,宋江麾下眼下尚未被缠住鏖战的部曲,立刻像潮水一般涌向船厂中心集结而去。

    看来宋江情知此处船厂已守不得,已开始打算迅速从此处突围出去,而不至被萧唐麾下源源不断直往岸上杀来的马步军诸部合攻撵杀。

    “兀那厮们,还不快缴械投降!?”声嘶力竭的嚎叫,自四面八方响起。萧唐麾下诸部兵马气势正盛,一支支虎狼之师、骠悍之旅杀将上前,有部曲已然开始向船厂那边围堵了过去。

    “直娘贼!降你个鸟,你爷爷正要杀个爽利!”

    船厂那边当先冲出来一个黑凛凛的恶汉,李逵怪目圆睁,抡起手中两把板斧,便已直抢入前方阵里去,他这个好杀人的汉子手中双斧如飞,不顾凶险,更不管前面敌军多少,连人带马,只顾乱剁!

    鲜红的血液溅得李逵满脸都是,又渐渐从他倒竖的胡须上淌落下来,有血珠滴至嘴唇处,尝得人血的滋味李逵更是凶性大发,血灌瞳仁,神情狂乱,声嘶力竭的又高喊起来,又引得一片激血飞溅!

    李逵如此不要命的打法,当真也搅得立足未稳的步卒军健阵型一阵溃动。当年这个水泊梁山上最好杀人的黑旋风,如今也早在江湖中杀出了名号,如今梁山诸部兵马眼见是这个杀星直闯过来,也都明白对他决计不能留半分情面,不但立刻驱使各部兵马冲杀向前,亦有头目喝令麾下弓弩手拈弓搭箭,准备将在阵中乱砍滥杀的李逵觑个正着!

    然而除了最先冲杀出来的李逵之外,宋江麾下几员马军猛将也纷纷催马疾进,连同麾下一众悍骑都疯狂的咆哮着,挥舞着兵器,也似是一群眼见要被逼入绝境的困兽,而抱着殊死一博的打算直朝着对面的敌军杀去。

    先有数排步军摆好了阵势,将手中盾牌架起,形成一道环形的盾墙,伴随着阵中头目的喝令,手持长枪的步军又迈起整齐的步伐向前方压将上去。盾牌上映射一片凛凛青光,而在缝隙间也探出了无数把锋利的长枪,随着那盾牌枪阵亦步亦趋向前逼近,后方的弓箭手也准备施放利箭攒射,意图将宋江麾下正要杀出船厂的兵马困在里面。

    突然却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响起,最前排组成枪阵的士卒当即有七八人被荡飞了出去,有员马军猛将一马当先,手持那把丈八蛇矛大开大阖、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竟然趁着敌方尚未形成密集阵势的当口,便将挡在前方的几排敌军布阵阵势冲得溃散!

    杜铁矟杜壆,论武勇现在堪称宋江麾下的首席猛将,虽然对于受朝廷招安一事心中也颇有微词,可是到底还是因顾念宋江待自己的情分,而一直追随着他走到了现在。

    宋江如今虽然得朝廷宽胥罪状,暂且委了个先锋的差遣,但仍可说是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一面是有意磨耗己方兵马的高俅,另一面却是兵强马壮的萧唐......杜壆也是义气深重之人,心说越是恁般处境,自己更不能舍弃公明哥哥而去,事已至此,只顾效死奋战,但求自己无愧于心!

    船厂西侧简易的排栅也被轰然撞开,董平、酆泰等马军骁将也纷纷率部疾窜而出。萧唐此番突然挥师教重兵压境,虽然也教宋江、吴用、刘敏等人始料未及,可是由于对方也须遣大小船舶渡水而来,马步军诸部登陆、厮杀、集结、整顿、合围也都需要些时间,宋江这边反应倒快,立刻意识到了此处船厂已不可守,当即决定放弃此处先行撤离,尽可能保存有生力量,再于附近防备梁山泊由其他方向渡水包抄过来的部曲会合,也仍有与萧唐麾下大军继续对持的余地。

    宋江仍旧是高攒凤翅盔,密砌浑金甲,花朵簇阳春锦征袍,束玉玲珑麒麟腰带的扮相,只是现在他在七八个头领的拥簇下纵马疾奔,格外的慌乱。宋江时不时的还要抬头四顾观望四处围将杀来的敌军兵马,虽然面色愤恨,可是宋江自也明白如果倘若真能引动萧唐率领大军擅离水泊梁山大寨,这也算是引蛇出洞遂了高俅的意愿,因为先前宋江便官军那边商讨征剿京东路数山强寇时曾言及:“......萧唐那厮率领群寇新占梁山、潜伏水洼,地利未便,除拘刷原用官船民船以外,也须先截四边粮草,坚固寨栅,设计诱此贼下山,然后进兵,那时将贼头寇首一个个生擒活捉,方可见得奇效。”

    如今萧唐在分头于水、旱两路截杀官军兵马,而教征讨大军来不及救援之后,竟然又敢主动率领大军离开梁山大寨,这不也正与高俅那边曾商讨过的作战计划相符?

    可是诱敌出击是一码事,现在更为要紧的却是尽量保全己方兵马实力。宋江心中念罢,连声喝令麾下军马奔得更急。高俅就算是再敌视自己,可是他更为仇恨的却是萧唐,有征剿大军集结于济州附近,现在自己这一路兵马又凭甚么要独自面对萧唐麾下群寇的强寇!?

    “杀!”

    杜壆又是大喝一声,将手中丈八蛇矛往前一引,紧紧追随在他左右的骑众也尽皆呼啸本来,急促而狂乱的铁蹄叩击着地面,激溅起那漫天飞扬的尘土中,这一支一往无前的骑兵又朝着前方的敌军席卷过去。

    对于自己的武勇也甚是自信的杜壆虽知萧唐麾下猛将如云,可自问并不输于对方任何一个好汉的杜壆很清楚现在正是宋江哥哥须仰仗他武艺的时候,就算是萧唐亲至,或是由卢俊义、林冲等数山群寇中的好手出来厮杀......自己也必须顶住压力拼死出击,遮莫还能胜过敌方几员战将,而重振己方兵马的士气。

    可是当杜壆又觑见前方烟尘滚滚,敌方有两个强寇头领各率一彪兵马,从一左一右杀来,再觑清那两个敌将的面目时杜壆也不禁面色立变。

    单是一个玉麒麟卢俊义,虽然一身武艺高深,是个丈二钢枪无敌手的奢遮人物,杜壆心说自己与他还有的一拼。可是另一侧却又杀出个与那卢俊义比较很多时候也能争个一时瑜亮的血貔貅史文恭,自己却如何又能胜得!?

    然而只迟疑了片刻,杜壆立刻朝着身旁的马军头目大声喝令道:“好生看觑住宋江哥哥那边周全,此处敌将厉害,自有我来与他们周旋!”

    杜壆匆匆吩咐过了,立刻又催马疾进,直朝着卢俊义、史文恭那边杀去。而那边眼见也要合兵一处的卢、史二人见状对视了一眼,其中史文恭眉头紧蹙,并冷哼了声,说道:“若是咱们两个并他一个,就算胜了,到时传扬出去,遮莫旁人还道只有你我二人合力才能胜过杜壆那厮。”

    卢俊义见说却摇了摇头,说道:“此时不比阵前斗将,战事要紧,这杜壆既然是宋江麾下武艺高强的猛将......如今也只得竭力与他厮杀而已,又如何只能因江湖名声而误了军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