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独断大明目录 > 第1311章 政院系的崛起

第1311章 政院系的崛起

    不管朝野内外官员心思如何,孙传庭已经大体控制住议会,他的改制,他的演讲,都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在完全的掌握中。

    第二天,是大明律法的修订,以大明律为根基,刑法,民法为侧翼,囊括了农业,商业,行政,经济,外交,军事,婚姻,教育,国防,海贸等方方面面,制定了十多部法律。

    这是一个复杂的事情,若是要审议,哪怕是数百人也需要好多天,但这一次,只是‘过一下’,需要事后补充,因此,匆匆审议,用一天就过了。

    到了第三天,就是面对现实问题的处理了。

    首先,就是对大部制下的权职划分,现在的六部基本吞并了九寺,框架就是皇帝-内阁-六部,因此权职的划分,明确,责任的分配,落实,又是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

    这些,都在孙传庭的控制之中,留给议会讨论的空间很小,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继而,推及地方,对巡抚衙门,知府衙门,州县衙门的权责进行明确,涉及到官帽,权力,赋税,这些议员又都是地方推举上来,自然出现了不少波折。

    但孙传庭强势,又有内阁一干阁老协助,很快就压下噪音,将这些议题迅速通过。

    第三天结束,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比如对新的省份的划分,巡抚以及各级官员的任命,明年预算的审计,六部尚书的述职总结等等。

    最后,由孙传庭提议,将这些议题压后,年沐之后,由内阁做好报告,提交给上下两院组成的议会常务理事会审核,走简易程序。

    这获得了议会的的通过,表示着紧张刺激的大明换届,终于顺利完成。

    这个‘顺利’,是在朱栩,孙传庭等人看来,但是如此大规模的改革,打破了毕自严辛苦建立的平衡稳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所有人都难以预料,只能严阵以待的等着。

    但就在年沐的第二天,景正六年的正月初二,内阁下了一道命令,命令内阁只有二十几个字,但意味深长。

    这道命令是针对宗人府宗正鲁王的,他因为‘贪赃不法,行为狂悖’,被剥夺了宗正之位。

    继而,刑部动作迅速,直接从天牢提审,有过两天,鲁王府被抄。内阁尚书皇帝,请求剥夺鲁王爵位。

    乾清宫安静了两天,内阁接连上了三道奏疏,言辞恳切,最终,乾清宫批准,剥夺鲁王亲王爵位的诏书传下。

    由此,大明又少了一位亲王,表明有数千以至于过王的人离开了皇室,失去了铁俸。

    本来还心存侥幸的朝野官员,现在是彻底明悟。连宗人府宗正鲁王说免就免,亲王爵位说夺就夺,还有什么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

    朝野不少官员忐忑不安,但对于孙传庭或者内阁所属,支持‘新政’的朝野来说,无异于一剂强心针。孙传庭如此强势果决,必然能打破现有僵局,带着他们向前走,抵达他们一直梦想的‘大明中兴’,‘景正盛世’!

    不管朝野官员如何忐忑不安亦或者兴奋难眠,正月十五的元宵节,依旧是大明最热闹的节日,京城早早的进入了节日氛围。

    甚至于一向禁止炮竹的皇宫,也在几块地方允准,一声声炮响,遍布京城内外,欢声笑语,响彻天上地下。

    慈宁宫。

    朱栩,张筠等几个女人,还有五个孩子,张太后,小永宁等人,围绕着一个大桌子,火锅热气腾腾,各式的猜堆满桌子。

    几个小家伙你争我抢,好不热闹。

    张太后坐在朱栩边上,看着一大家子,心里高兴,脸上带笑的道:“这才好。”

    朱栩笑着附和,道:“有几个孩子就是热闹,皇嫂你不知道,他们几个在景德镇,要不是皇后拦着,差点就飞上天了。”

    说到这里,张太后就瞪了眼朱栩,道:“你小时候就是我没管好,少带坏他们!等开了朝,我就找新建伯好好说道说道,他是怎么教育皇子的,他要是做不好,就换别人来做!”

    朱栩本来就是想活跃下气氛,后面还准备了两句趣事,哪知迎来这么一顿教训。

    张筠伸过脖子,道:“皇嫂,臣妾的意思,是多找几位先生,臣妾听说,皇家政院的副院长,宋应星不错,臣妾想着,开朝将他喊进宫来,看一看。”

    张太后一听就来了兴趣,刚要伸脖子,似乎觉得不雅,一拍朱栩,道:“你坐到我这里来。”

    朱栩睁了睁眼,砸了下嘴,起身跟张太后换了位置。

    张太后与张筠凑在一起,没多久李解语也加入进去,继而海兰珠也凑着脖子说话。

    事关她们孩子的教育与未来,都不敢大意。

    小永宁坐在朱栩边上,看着朱栩,哼哼唧唧道:“让你不带我去,哼!”

    朱栩没好气瞪了她一眼,道:“朕听说,你没事就往秦老将军府邸跑?你信不信朕收回你的出宫腰牌?”

    小丫头顿时撅起嘴,哼了一声,道:“就知道欺负我,你有本事去找太后娘娘的麻烦!”

    朱栩懒得理他,目光看向桌上的几个孩子。

    小慈烨向来守规矩,坐的笔直,拿着筷子,不争不抢,主动谦让给弟弟。

    小慈煊跪坐在椅子上,狼吞虎咽,筷子就没停过,满头大汗,吃的不亦乐乎。

    小慈熠有些文静,吃的不多,眼神看着满桌的菜,似乎有些无聊,吃的很无趣。

    小慈煓两岁多,站在凳子上,小手颤巍巍的抓着筷子,与一块鸡腿奋斗着,小脸都是执着。

    小淑娴端着碗,跑遍整个桌子,还跟小慈煊抢吃的,叽叽喳喳,摆着大姐的派头,连哄带骗,不行就抢。

    小永宁目光也看着,哼哼道:“没一个成气的!”

    朱栩懒得理他,拿起筷子,道:“年后不要随意出宫了,少给朕添麻烦。”

    小永宁已经十六了,是个成熟的公主,没以前那么好骗,丝毫没理会朱栩的‘威胁’,慢条斯理的吃着,不知道小脑袋里转悠着什么。

    外面的炮声隆隆仿佛影响不到内阁,内阁大楼灯火通明,人头攒动。

    孙传庭在内的六个阁楼,六部尚书,总共十二个人,正在连夜讨论一些事情。

    这十二个人,是大明最高管理层,几乎决定着大明所有事情。

    孙传庭身前摆着好几本厚厚文书,他低头看了眼,看向吏部尚书赵晗,道:“关于府一级的官员,吏部列出了两百多人的名单,几乎涵盖大明所有府,名录你们都看过了,还有什么说法吗?”

    新任的兵部尚书张国维翻看着名录,皱眉道:“都是政院出来的?是否有失公允,我担心引起朝野官吏的不平。”

    内阁阁臣,六部尚书,可以说关系错综复杂,但都逃不开‘帝党’二字,唯独张国维,他是毕自严的人。

    他话音一落,刑部尚书钟阳生就开口,语气冷漠道:“这些年的‘新政’停滞,最大的阻力就是这些知府,他们与当地的士绅,土匪等勾结,是最可恨的一批人,必须要全数调离!”

    钟阳生,去年还是刑部侍郎,是孙传庭提拔上来的人。

    张国维自然知道他在内阁的处境,目光扫过一群人,沉色道:“我认为不能直接对知府动手,应该先从属官开始,按部就班,等时机成熟了,再动知府,并且规模不能这么大,否则地方不稳,民心会乱,可能会大乱子!”

    府一级,是省,县的中间一级,如果是这一级不稳,上下两头都会乱,是一个极其关键的位置。

    新任的工部尚书方孔炤接话,道:“若不是考虑到我大明太大,人口太多,我甚至希望取消府一级,做大县制管理,这样对于‘新政’更有力。”

    张秉文看了眼两人,道“府一级的改革是承接于省一级的改革,巡抚衙门改革多年,基本稳定,对地方控制力大大加强,是时候对府一级动手,明年,最迟后年,就必须对县一级进行调整,因此,必须要用可靠的人,哪一个府出事,都可能对我们的计划行成冲击,必须要慎重!”

    张秉文是傅昌宗的人,来自户部一系。

    他一开口,赵晗继而道:“关于政院出来的官员,朝廷不能如其他官员一样,歧视,打压,另眼相看,我们要一视同仁。吏部在考察名单的时候,综合了所有的情况,并不是没有政院意外的官员,只是相对较少。原因是,从五六年前开始,一些人就拒绝出仕,不参加科举,这导致了现在可任府一级的新一代官吏较少,不是吏部刻意这么做。”

    张国维面色黝黑,看着在座的人,心头暗沉。他终于明白,毕自严在内阁面对是什么情况的,能压住内阁这么多年,真是不容易。

    面对几乎所有人的围攻,张国维选择沉默。

    他知道赵晗的话有七分是对的,但这样的结果,是朝廷或者说乾清宫多年刻意计划出来的。

    以皇家政院出来的官员,清扫万历以来的官场吗?

    孙传庭不理会张国维的沉默,道:“对于一些重要的府,由吏部派人亲自任命,其他的,可以由各省巡抚衙门安排。下面,我们说一下朝廷以及四品,五品官员的任命,吏部先说一说。”

    赵晗翻看手里的文本,抬头看了眼众人,道“这次官员调整,涉及到内阁诸司,六部诸司的郎中,员外郎,各省的参议,还包括大理寺,督政院的各诸事,总共二百二十人,名单都在各位身前的名录里。这些都是经过吏部充分酝酿,督政院核查过,人品,能力,忠诚都没有问题。”

    这些,是内阁,六部尚书共同讨论的结果,呈报给朱栩看过,现在,是在内阁走一下程序。

    张国维眼皮直跳,道:“不是说,只是酝酿,明年之后再说吗?这个要什么时候宣布?”

    府一级就两百多人,现在又加了更中坚的三百多人,要是一次性更换,非得出大乱子不可!

    孙传庭道:“今年年底之前,稳住了府一级,看时间宣布,暂时依旧保密。”

    张国维想了想,道:“我认为,内阁,六部的可以慢慢来,但各省的,要征求巡抚衙门的意见,由他们根据自身情况,条件,决定宣布的时间,相关官吏,也要可再讨论,不能完全剥夺巡抚衙门的权力。”

    孙传庭看向张国维,这个人,并不是毕自严推荐上来,也不是他为安抚毕自严的人特意拉拢,而是乾清宫点名的。

    孙传庭神色不动,道:“这个自然,周阁老负责联络各省巡抚,他会安排好,无需担心。”

    周应秋这个时候开口,道:“我昨日已经与徐大化,张问达,廖昌永,郭广新等人透过气,会任命他们为四大巡政御史,再次对全国进行巡视,同时会派遣内阁专员,与各省沟通,确保地方与内阁没有嫌隙。”

    周应秋这话任谁都不会相信,孙传庭这届内阁如此强势,简直要控制方方面面,调整府一级,只怕就是要越过巡抚衙门,直接辖制地方!

    张国维在内阁孤立无援,没有坚持。

    很快,内阁举手表决,全部通过两项人事任命。这些任命是内阁权利范围,无需内阁批准。

    孙传庭面露微笑,道:“内阁与吏部准备拟定一个新的考核体系,主要是针对地方推进‘新政’情况,问责相对严厉,你们带回去看看,先保密,今天不做讨论。”

    新任内阁中书包理游拿出一张张纸,给在座的人发。

    张国维只是扫了眼,眼皮就狠狠一跳。

    开篇中述就直言其意,这份新考核,是要给各地官员指派任务,完不成就严厉问责,同时还将责任划分到每一个人头,杜绝任何人推卸的机会!

    真要是这么做,还不知道基层会出现多大乱子!

    孙传庭喝了口茶,看向傅昌宗,道:“议会的工作要做好,尤其是常理会,我们很多事情可以走简易程序,就不要去上下两院的走。”

    人少能决定的事情,就无需费人多的劲。

    傅昌宗点头,道:“常理会总共三十六人,加我三十七,只须控制过半人数,问题不大。”

    孙传庭‘嗯’了声,道:“对于皇家银行,皇家商贸总行,商务总局,税务总局,外事院等,要做好统合工作,各方面要沟通好,这是咱们内阁未来四年工作的一个重点。”

    傅昌宗点头,道:“嗯,我已经召集这些部门的主管,要他们联合拿出一个四年的计划,正月十八开朝,二月初,应该会有个草案。”

    孙传庭满意,道:“农业方面,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我暂时也没有想好具体的策略,幕僚司那边正在研究,阁部也要派人参与,明年开朝之前,我要与皇上汇报,不能怠慢。”

    内阁的节奏明显不同了,靖王与汪乔年悄悄对视一眼,默默无声。

    孙传庭不同于毕自严,毕自严是大而求全,孙传庭是统而求精,有着强烈的计划性,目的性。

    日子真不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