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天唐锦绣目录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悠闲
    雪粉飘飞,乱如梨花。

    过了上元节,连降瑞雪。

    正月十八一大早,武媚娘便早早起床,命厨房准备了早餐,便回房敦促房俊起床,前往崇贤馆点卯坐衙。

    房俊却磨磨蹭蹭,赖在床上不起,直至将武媚娘拽进被窝好一顿上下其手,折腾得武媚娘娇喘细细钗横鬓乱,这才罢休。

    等到房俊用过早饭穿戴整齐,早就过了点卯的时辰。

    知道辰时二刻,房俊的马车才晃晃悠悠来到东宫门前。打发了车夫回去,自己进了东宫,照例来到丽正殿觐见了太子李承乾,聊了一会儿。

    李承乾一身青色的常服,头戴玉冠,面如白玉,神采飞扬。

    自打谋逆案后,这位太子殿下历经绝境,差点以为自己已经到了绝路,最终触底反弹,眼前自此一片光明,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亲热的拉着房俊的手,李承乾颇为担心的问道:“孤听闻二郎与申国公家的几位公子又起了龌蹉?最近二郎你风头很盛啊,不少御史都盯着你呢,行事要沉稳一些。”隐晦的提点了一句。

    房俊最是受不了古人这种拉拉扯扯的故作亲热的姿态,《三国演义》里头刘大耳朵动不动就拉着谁的手大哭一场,想想那场面,房俊就一脸恶寒,一身鸡皮疙瘩……

    不着痕迹的从李承乾手里将手抽出来,抱拳致谢道:“多谢殿下提点,微臣理会得。”他自己已隐隐有感觉,李二陛下将要启用自己担任沧海道行军大总管一职,必然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朝中没有傻子,李二陛下东征势在必行,那么这个职位便是给陛下打前站的任务,自然是重中之重,一旦任职,那必然是皇帝心腹之中的心腹。

    不抢破头才怪……

    而自己平素行事确实跋扈了一些,若是让谁单独站出来指责他,或许没人敢,但若是蜂拥而上群起而攻之,那必然是应者云集。

    利益的争夺、私怨的发泄,肯定是避无可避。

    前日自己去了一趟申国公府,回去之后,田文远便来告知,被高氏兄弟和长孙濬截留的那一批楠木已然运抵房府,再无人从中作梗。

    房俊心里明白,这些家伙是以为自己成亲在即、成亲之后便是启用的关键时期,行事一定会保持低调,即便吃点亏,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房俊偏偏不肯低调。

    谁怕谁呀?决定他是否启用为沧海道行军大总管的是李二陛下,只要李二陛下意志坚定,多少御史弹劾也只是等闲。况且,自己即无作奸犯科更无横行乡里,那些御史所谓的弹劾也只是捕风捉影肆意放大而已,怕得甚来?

    房俊就是要展示出强横的作风!

    谁惹我,就要谁好看!

    不出意外的话,房玄龄最近三两年必然要致仕。官场之上人走茶凉这是常态,即便有李二陛下的庇护,一些不开眼的屑小之辈想要动动房家的利益几乎是不可避免的。难道都要找李二陛下哭诉?房玄龄为官一辈子,不朋不党铁面无私,届时致仕高老,谁会为房家仗义执言?

    房俊就是要打下一个强横的印象,让那些魑魅魍魉都记住,谁敢招惹房家,就得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至于这代价是不是你能够承受,自己掂量!

    晃晃悠悠来到崇贤馆,一进门,便碰上许敬宗。

    许敬宗一身圆领暗花绯色官袍,白皙的肥脸上满是不屑与奸诈,看着房俊,意味深长的笑笑,呵斥道:“日上三竿,无故迟到,你将这崇贤馆当成什么地方,是市井勾栏,还是青楼楚馆?是不是你几时想来就来,几时想走就走?”

    这老小子的确是人精,一张嘴,就给房俊定性一个“藐视崇贤馆”的罪名。崇贤馆是李二陛下极其重视的所在,更是太子殿下进学的学馆,你如此不放在眼里,不当回事儿,你是不是连陛下、连太子都放在眼里?

    房俊懒得看他的嘴脸,淡然道:“你是学士,我是校书郎,咱们分工不同,你管得着我么?”

    崇贤馆真正意义上的一把手是马周,主持工作。许敬宗还真就管不着房俊。

    许敬宗这人权力欲望最是大,没能竞争过马周从而屈居人下,始终是心里的一根刺,别看平素嘻嘻哈哈貌似不以为意,可谁若是撩拨到这根刺,许敬宗绝对立马翻脸!

    许敬宗当即就变了颜色,戟指呵斥道:“休要在此卖弄唇舌,尔毫无严谨之作风,游手好闲得过且过,藏书楼里现在混乱不堪,某倒要看你几时能将藏书楼整理清楚,否则必向陛下弹劾与你!”

    房俊就露出一抹讥笑。

    恐怕这最后一句,才是许敬宗心中所想吧?

    这个小人,怕是已经嗅到了朝中针对自己的暗潮,只等着有人冒出头来攻击自己,他便会毫不犹疑的落井下石……

    此时听闻二人争吵,不少学生都在课堂里探出头来,鬼鬼祟祟兴致盎然的看热闹。

    房俊的名声简直家喻户晓,与这些学生的年纪相差不大,却已经成为崇贤馆的校书郎,简直可称为吾辈之楷模!而许敬宗尖酸刻薄的秉性,却不为人所喜,所以大家几乎都站在房俊这一边,希望房俊能狠狠的打击许敬宗的气焰。

    房俊果然不负众望,冷笑道:“某不是你的学生,还轮不到你来管,您还是管好您自己吧。另外,想弹劾自然由得你,只不过往后走夜路的时候,要当心身后……”

    言罢,背着手施施然的向着崇贤馆后院的藏书楼走出。

    许敬宗气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这人什么素质?简直如同市井无赖一般,居然敢口出威胁!

    还当心身后?

    扯着脖子大怒道:“子不语怪力乱神!某身为儒家传人,堂堂正正,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当心什么身后?”

    房俊理都不理他,云淡风轻的走掉。

    便有学生起哄道:“学士,房二郎不是让你小心身后又鬼,而是让你当心有人在你身后套麻袋、打黑拳!”

    许敬宗吓得心里一哆嗦,怒道:“统统给我滚回去上课,否则没人罚抄《尚书》三遍!”

    《尚书》全文两万五千八百字,抄上三遍,手腕子都能累折……

    众学生闻言,吓得脸色一变,齐齐跑回去等待上课。

    许敬宗却是摸摸后脑勺,觉得后脖颈一阵阵的冒凉风。他确实不怕鬼,但是他怕套麻袋、打黑拳……

    这个房俊简直就是个无赖加棒槌,没什么事儿是他不敢干的,若当真趁着某一日月黑风高将自己堵在街上狠狠的揍一顿,自己这脸面还要不要?

    可是就此服软的话,自己在崇贤馆里岂不是成了笑话?

    左右为难,许敬宗一张圆脸抽成包子……

    *****

    漫天飞雪之中,高达三层的藏书楼雄伟恢弘。

    房俊穿过凋敝空旷的院子,穿越风雪,进了藏书楼。

    楼内清冷彻骨。

    整栋楼都是木制,又有大批藏书,防火便成了重中之重,天气再是寒冷,也是不敢生火炉取暖的。若是因烧火引发火灾,死罪活罪暂且不论,这满楼的珍本孤本付之一炬,足可令千古扼腕!

    当然,房俊知道,最终这栋楼、这些藏书也没什么好下场,等到整个太极宫都毁于唐末的战火,这里也只是一片灰烬而已……

    这些书册典籍,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是整个民族文明的延续,等到将来付之一炬,着实可惜。看来,是应该想个什么办法,将这些珍本孤本保留下去……

    一个书佐见到房俊进来,便从一边的值房中迎出来,施礼道:“可是房校书郎当面?”

    房俊点点头,和气的问道:“阁下如何称呼?”

    书佐赶紧说道:“在下上官仪。”

    房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