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天唐锦绣目录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侍郎?照砍不误!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侍郎?照砍不误!

    驿馆门前,气氛凝重,一场血战似乎一触即发。

    刑部官差都有些懵,这特娘的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楞怂货,怎地这般血性,一言不合就拔刀?

    这些官差平素吓唬吓唬老百姓,勒索勒索犯事的官员那是行家里手,便是勘察现场审理案情也都有一手,但是何曾面对过这样剽悍霸道的人?

    一个两个都有些手脚发麻呼吸急促,不约而同的看向那位侍郎打人。

    可是您拉着吾等说是有好处可拿,吾等才会随你前来的。早就知道京兆府的衙役巡捕都不是吃素的,现在怎么样,撅在这儿了吧?

    这驿馆咱们闯还是不闯,您得拿主意。

    自然,就算你说闯……吾等也是坚决不听的。开玩笑,这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子就算是吓人的,这股令人窒息的杀气也是吓人的?

    天大的好处也犯不着玩命……

    那位侍郎也有些抓瞎,不知如何是好。

    他接到的命令就是即刻带人敢在京兆府前头将驿馆的凶案现场接管,务必拿到现场的第一手证据。自己可是召集人手半夜就出发了,谁知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

    这帮京兆府的家伙难道是昨夜就守在这里?

    侍郎心中狐疑,但是面前的形势却着实令人头痛……

    就这么回去?

    这件事情可是族中长辈亲口下达的死命令,干得好了自然会得到家族重视,以后会在他身上投入更多资源培养,简拔擢升指日可待。

    干得不好……

    那就别说什么以后了,以后他那世家子弟的身份也就是个摆设,休想家族再在他身上多浪费哪怕一丁点的资源,任由他自生自灭吧。

    没有办事能力、遇到困难畏首畏尾,你指望谁看重你?

    前程啊……

    侍郎咬了咬牙,想想自己年近四旬也不过是个区区的侍郎,若是不能趁此机会动用家族资源向上挪一挪,这辈子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富贵险中求!

    就不信这帮楞怂还真能将自己一个刑部侍郎给乱刀剁了?

    干了!

    侍郎咬着后槽牙,鼓足勇气,排众而出。

    “某乃是朝廷命官、刑部侍郎,奉命前来办案,职责在身,不容退让。尔等既然无视王法,那就将本官的人头留在此处,将本官的鲜血洒满这驿馆!”

    言罢,缩在袖子里的双手紧紧捏成拳头,仰首挺胸大步走向面前林立的横刀。

    颇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慷慨悲壮!

    只是双腿却在微微打颤,牙齿咯咯作响,心中默念:不敢砍我,不敢砍我,你们不敢砍我……

    刑部官差在后面心惊胆跳的看着,心中充满敬佩。

    当真是官迷啊,为了前程官职,这位侍郎打人也算是拼了……

    面对渐渐逼近的刑部侍郎,十数柄横刀稳如泰山,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黑脸壮汉瞳孔微微一眯,嘴角稍稍勾起一抹弧度,一股浓烈的杀气便陡然释放出来!

    区区一个刑部侍郎而已,莫非以为自己当真不敢杀?

    虽然脱离军队成为房俊的部曲家将,但是军规依旧深深的烙印在他们心中。

    军令如山,即便前边是刀山火海,吾往矣!

    临行之际,房俊的命令是无比听从程务挺的命令,现在程务挺命令大家看守这处驿馆,那么这就是房俊的命令!

    别说是一个侍郎,就算是一个尚书、当朝宰辅,又干吾等小卒何事?

    吾等小卒,只听命令!

    谁想要进去这驿站,那就一刀杀之!

    黑脸壮汉握刀的手微微一进,手臂抬起,雪亮的横刀便高高举起,照着刑部侍郎的脖子斜斜的劈下去!

    刀锋呼啸,刀光耀眼!

    “啊!”

    “倒下留人!”

    两声呼唤几乎同时响起。

    前一声出自刑部侍郎的口中,为了前程他豁出去奓着胆子上前,却不料眼前这个黑脸的家伙跟他家主子一样的浑不吝,说杀就杀,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刀就劈了下来!

    这一刻这位侍郎心中万事皆空,连后悔的情绪都来不及滋生便被无边的恐惧所侵袭,大叫一声,双手捂着脑袋就蹲在地上……

    后一声则来自程务挺。

    程务挺将将赶到,见到那侍郎与房家部曲争执几句,那部曲便举起刀劈下去……

    赶紧出言喝止!

    他冒了一身冷汗,心说果真是房俊身边的人,连着脾气都随了房俊,一言不合就拔刀!好歹也是一个侍郎,朝廷正儿八经的高官,结果就像是杀猪似的毫不犹豫就砍下去……

    黑脸大汉明显是个高手,对于手中横刀的掌控已然炉火纯青。这一刀砍下去,听到程务挺的喝止之后便即收力,刀锋堪堪停留在那侍郎脑袋前边三寸的地方。

    那侍郎嗷嗷大叫,上面鼻涕眼泪下面屎尿一起流出……

    无边的恐惧令他神智迷乱,只知道歇斯底里的大声呼号喊叫来发泄心中的恐惧,却哪里还顾及得了形象……

    程务挺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近前,大呼道:“刀下留人!”

    这房俊手底下都是什么兵啊,怎地一个个都跟棒槌也似,拎着刀子就敢杀人?这可是刑部侍郎,朝廷当中的高官,若是就这么给你杀了,岂不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黑脸壮汉收刀入鞘,冷冷的瞥着面前蹲在地上屎尿横流歇斯底里哭嚎的侍郎大人,不屑的哼了一声。

    这就是朝廷高官?

    怕是连战场上的伙夫都不如……

    程务挺擦擦汗,好歹没有弄出人命。

    那侍郎的几个亲信见到人家刀子都收了,这位还闭着眼睛嚎叫呢,脸上火辣辣的,赶紧上前将他搀扶起来,不要再丢人现眼了。

    那侍郎这才敢睁眼,发现自己仍然活着,摸摸脖子,头颅仍在,长长的吁了口气。

    心说你特么到底是不敢杀本官啊!

    然后立即神气活现……

    “哦哦,本官认得你,程务挺是吧?京兆府的司录参军!你来得正好,这些兵卒都是你们京兆府的巡捕差役吧?简直无法无天!居然敢对本官动刀子,绝对不可饶恕!以为本官是吓大的吗?本官职责在身、正义在胸,岂会惧怕尔等魑魅魍魉?程务挺,尔速速将这些兵卒给本官拿下,押送刑部,依照律法之罪!然后赶紧给本官有多远滚多远,此处从现在开始由刑部接管,一干事宜皆与尔等无关!”

    那位侍郎仿佛瞬间回血,一顿颐指气使,大言不惭。

    程务挺和一众房家部曲都看得两眼发呆……

    人还能这般无耻?

    刚刚吓得都尿裤子了,这一转眼还能抖起来威风?

    这面皮简直无敌了!

    黑脸壮汉气得脸色黑里透红,上前一步,大手再次按在刀柄上……

    谁料那侍郎正偷瞄着他呢,见到他的动作,顿时一个跳步向后跳出老远,扯着两个亲信挡在自己身前,大喝道:“怎地,还真的想要本官的命,想要造反不成?”

    两个亲信咽了咽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黑脸壮汉的手,只要他一拔刀,那就有多远跑多远!

    心里则将侍郎大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个遍……

    程务挺“嘿”的一声,鄙视这位侍郎无耻鼠辈之余,也看出来这驿馆之中的凶杀现场,定然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会对房俊极其不利。

    自然更不能让这些刑部的人进去了!

    他也不废话,大声喊道:“所有人都给某听好了,把身上的兵刃统统解下!”

    房家部曲和他带来的兵卒尽皆一愣。

    参军大人这是要投降?

    程务挺见到众人不为所动,顿时怒道:“这是命令!”

    悉悉索索……

    房家部曲和兵卒们尽皆无奈,既然是命令,那就得无条件执行。只是心中难免腹诽,一个区区侍郎而已,就这么萎缩起来当缩头乌龟了?

    兵刃解下,放在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