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天唐锦绣目录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弥补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弥补

    “风闻奏事”这种体制,到底还要不要?

    朝中争议一片。

    只是对于乐彦玮最后收到的惩罚,却大多认为其咎由自取,极少数人认为不妥……

    南北朝期间,封建监察制度有了一项重大的发展变化,即御史有权“风闻奏事”,又称“闻风弹事”,“故御史为风霜之任,弹纠不法,百僚震恐,官之雄峻,莫之比焉。”

    所谓风闻奏事,即“许风闻言事者,不问其言所从来,又不责言之必实。若他人言不实,即得诬告及上书诈不实之罪。谏官、御史则虽失实,亦不加罪,此是许风闻言事。”

    简而言之,“风闻奏事”即是有御史根据风闻访知的情况弹劾大臣……

    当然,御史风闻奏事,也并不是不加核对。

    有的时候仅是风闻,未述核实情况,可在弹劾之后由皇帝或者宰辅询问被弹劾者,以甄别风闻奏事之真伪。亦有的是由御史台自行核实后方才奏劾的,这就不是风闻奏事了,其程序相当于御史台核实案情之后作为公诉人向大理寺提起诉讼……

    比如房俊此案,虽由风闻,但乐彦玮上书时已“传唤证人到台辨问”核实,并且在递交大理寺的公文当中说明,核实材料“与风闻雷同”,认准了房俊有罪。

    乐彦玮之举措却已经超出了“风闻奏事”之范围,相当于“实名举报”并且影响甚大,这等行为若是不予以严惩,官场规则如何维护?

    而关于“风闻奏事”是否存留的争议,却依然存在。

    “风闻奏事”是御史的权利,随便听说了什么皆可奏明上司予以弹劾,无论对错,毋须承担责任,这是为了鼓励御史“宁枉勿纵”,广开言路,使得官场更加透明,百官难以欺上瞒下恣意妄为。

    然而“风闻奏事”之立意虽好,但言事者当真便能奉公无私么?倘若奏事者乃是生事之小人,恃为可以风闻入告,只是遵循一己之好恶,必然导致擅作威福以行其私。

    奏事之人既然并未对所奏之事亲眼所见证据确凿,又怎能让三法司立案审理,量刑定罪?

    *****

    秋风瑟缩,庭院里的杨树早已叶脉断绝纷纷坠落,唯有墙角几株巨大的槐树依旧挺着几分绿意,只是那叶片也已边缘枯黄,一阵微风拂过,沙沙声响之中,落叶宛如黄蝶飞舞……

    乐彦玮躬身站在宋国公府的花厅内,心情却早已超越窗外这瑟瑟秋意,一步踏入数九寒冬。

    本是年轻有为的御史言官,有着似锦的前程,却一日之间前程尽毁仕途断绝,那种仿佛从天堂跌入地狱的失落感令他乌发半白形容憔悴,无神的双眼布满血丝,静静的站在那里,宛若行尸走肉。

    直到身后脚步声响起,一身常服容颜矍铄的萧瑀缓步走进花厅坐到他面前的椅子上,眼神之中方才焕发出一丝神采……

    “国公……”

    喉咙蠕动两下,乐彦玮挤出干涩的两个字,眼泪便蓄满了眼眶,有些哽咽起来。

    萧瑀拈起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热茶,看着面前形容憔悴毫无精神的乐彦玮,眉头皱了皱,有些厌恶,又有些可怜。

    若非此人自作主张愚蠢至极的诬告房俊,何至于弄得眼前这副情形,自己非但彻底得罪了房家父子,更使得尚书左仆射之职位擦肩而过。可是想到乐彦玮一个前途无量的年青官员也因此断绝仕途再无起复之日,心中也难免心软几分。

    一切皆是因为房玄龄的那一封看似言辞委屈实则阴险至极的请辞奏疏而起……

    叹了口气,萧瑀温言安抚道:“事已至此,是谁都不愿见到的。只是陛下决心已定,莫能更改,也只能委屈你了。”

    乐彦玮干裂的嘴唇动了两下,未能说出话来,心里的希冀彻底断绝……

    他固然知道皇命不可违,可正如溺水之人总归是盼着有哪怕一根稻草让自己抓一下,萧瑀乃是南梁贵胄,势力庞大,在朝中影响力已然不逊色于关陇集团的旗帜长孙无忌,或许能够有什么办法让皇帝收回成命呢?

    现在彻底绝望。

    萧瑀道:“日后有何打算?”

    好歹也是自己的人马,虽然做了蠢事受到严惩,今后可以说已经毫无利用之价值,可做人总归不能太过绝情,哪怕不贪图乐彦玮以死相报,亦要给别人做出个样子看看。

    朝堂之上,胜负往往就在转瞬之间,没有谁能一直赢下去。输了就必须付出代价,大佬们高高在上巍然不动,倒霉的自然就是地下冲锋陷阵的马仔。输了让手下顶缸,这个无所谓,既然在朝堂之上混,在未能达到一定高度之前,谁都得有某一天被推出去当做牺牲品的准备。

    关键是手下顶缸之后,大佬要怎么去做……

    翻脸无情不是不行,只是这等嘴脸落在旁人眼中,难免让人心寒,往后谁还会死心塌地的为你效命?

    乐彦玮有些失魂落魄,喃喃道:“哪里有什么打算?没有打算,下官……草民这辈子,算是完了……”

    说到此处,两行眼泪终于流淌下来。

    萧瑀心中也颇不是滋味儿……

    说到底,他非是冷酷无情的枭雄,骨子里还是世家子弟优柔寡断的书生气多一些,此刻见到乐彦玮这般凄凉,心情也自沉重下来。

    略一思索,便建议道:“尔这件事虽然做得蠢了一些,但是也算得上是个勤勉之人,吾兰陵萧氏在江南产业颇多,正需要勤恳忠心者操持,若是你家中无甚牵挂,不妨暂且去江南,协助料理老夫家中产业。陛下现在正自恼怒,待过些时候,窥得机会,老夫自会为你求情。”

    乐彦玮双眸一亮,急切问道:“国公,还有机会?”

    萧瑀心中暗忖,你当陛下是朝令夕改的人物?不过终究不忍,含糊其辞道:“机会总归有的……你还年青,又有满腹学识,不妨暂避江南沉下心来多做做学问,只要有才华,何愁没有出头之日?”

    乐彦玮上前两步,一揖及地,激动道:“多谢国公……晚辈经此一事,已然受了教训,此后必然谨言慎行用心办事,起复之时,唯国公马首是瞻!”

    萧瑀摆摆手,我也就这么一说,你还真以为有起复之日呐?不过不忍明言,便道:“年青人受一点挫折不妨事,重要的是莫要心灰意冷一蹶不振。既然如此,你便在家中修养几日,再行商议南下之事。”

    乐彦玮哪里待得住?眼下长安城中他已然成为笑柄,整日里以往的同僚面前笑容可掬,背后却是指指点点,这令自尊心极强的乐彦玮简直快要发疯,这等情况下,他是一天都无法在关中待下去。

    “晚辈固然年青,却也不是受不得打磨挫折,既然决定南下,那边事不宜迟,待晚辈回家拜别父母,今夜即便启程。”

    萧瑀没想到此人这般急迫,不过话都说出去了,也不在乎是早还是晚,便颔首道:“如此也好,年青人志在四方,出去走走看看更能增长见识坚定心志,正巧傍晚有船队南下健康,老夫派人随你同去,为你安排事宜。”

    “国公厚恩,晚辈铭记于心,此生此世,愿牵马坠镫致死相随!”

    乐彦玮感动得热泪盈眶……

    自家知自家事,他现在简直就是过街的老鼠,不仅官职各处永不叙用,更要忍受世情冷暖人心凉热,一片凄风苦雨之中骤然得到萧瑀这般照顾,焉能不泛起“士为知己者死”的感动?

    待到乐彦玮千恩万谢的离去,萧瑀静坐品茗,琢磨着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朝局,想到那擦肩而过的左仆射职位,便不禁再次叹气,心中悔恨难当。

    脚步声响,长子萧锐自外面走进来。

    “父亲,何事唤孩儿前来?”萧锐一身锦袍丰神如玉,坐到萧瑀对面问道。

    萧瑀眉头紧蹙,一时并未回话,而是凝神思虑,半晌才说道:“为父有意与房家联姻,吾儿意下如何?”

    萧锐微微一愣,旋即释然。

    父亲这一回算是将房玄龄父子得罪得死死的,虽然兰陵萧氏乃是天下第一等的门阀,可是万一房家执意报复,硬碰硬之下谁都没好处。

    既然未能达成压制房俊之结果,那么最好的办法自然是主动弥补,想来房家父子亦是聪明人,萧家主动和解,自然不会不答应。

    五姓女乃是皇族都觊觎而不可得,算是便宜了房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