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天唐锦绣目录 >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敷衍的尉迟恭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敷衍的尉迟恭

    皇帝陛下心虚,将话题转移开,别人都缄默不语,唯独程咬金咧开大嘴,哈哈大笑:“陛下心虚个甚?”

    李二陛下气得牙痒,但是多年相处,知道这老混球的性子,越是跟他较劲就越是没完,最后混不吝的劲儿发作不管不顾大吵大闹,还能当真处罚与他?只能是皇帝自己生闷气……

    不理这个老夯货,李二陛下道:“房俊昨日向朕奏请,意欲趁着冬季到来之前发动水师出海,寻找高句丽水师之主力,一战而定,为开春的东征奠下坚实之基础,亦能鼓舞全军,提振士气。诸位爱卿皆是惯战沙场之名将,一起来参谋参谋,是否可行?”

    房俊定下心,等着聆听各位名将的意见。

    岂是严格说起来,在座这些人便是帝国之内军权最高、资历最老、经验最多的军方人物,大家济济一堂商议国事,很有一些后世“軍事委員會”的味道和雏形……

    “微臣以为可行。”

    首先出声的乃是李绩。

    此君现在是尚书左仆射,宰辅之首,又身负李靖之后“军方第一人”的荣誉和声望,可谓庙堂之砥柱、朝臣之翘楚,却依旧风轻云淡少言寡语,一副世外高人闲云野鹤的模样。

    话不多,但是立场清晰,极有分量。

    江夏郡王、吏部尚书李道宗随即点头附和:“东征之时,陆路必定乃是主力,然则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若是能够在陆路之外确保海路的安全,则无论战局何等崩坏,都能够保持辎重运输之畅通,数十万东征大军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李孝恭渐渐隐退,已然退出帝国权力中枢,江夏郡王李道宗接过他“皇族第一名将”的地位,论起宠信程度较之李绩更甚。

    这两人首先表态,且态度一致,几乎已经给今日的议案定了调子。

    当然,会场便是利益的角斗场,每一场会议都是利益的一次角逐,没人愿意将自己利益双手奉上,哪怕是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亦要全力伸张,绝不可老老实实苟且同流……

    尉迟恭轻咳一声,比房俊黑得多的脸上满是郑重之色,迟疑着说道:“按说房驸马此提议确实乃老成谋国之举,未虑胜先虑败,兵法之上策也。只是有一个问题不知房驸马想过没有,大海之上无疆无界一片茫茫,高句丽之海岸亦是长达千里,可以驻扎水师的良港众多,现在距离入冬已经不足一月,距离北风大盛、海水结冰也不过两个月。如此仓促之时间内,若想要寻找到高句丽的水师主力,无异于大海捞针,一旦兴师动众却无功而返,非但不能提振士气,会不会甚至适得其反?”

    按理来说,尉迟恭的说辞不无道理。

    皇家水师浩浩荡荡出海寻找高句丽的水师谋求决战,这消息必然无法隐瞒,高句丽那边肯定能够收到风声。谁都知道大唐皇家水师纵横七海所向无敌,区区高句丽就算再是自负骄傲,亦不可能与皇家水师正面碰撞,决一雌雄。

    他们唯一的胜算,便是躲避锋锐、伺机偷袭……

    当然,在座者尽皆是人中之杰,都看得出尉迟恭之所以反对房俊,绝不仅仅是战略上的原因。

    尉迟恭性情敦实,不事谄媚,对李二陛下忠心耿耿,这一点毋庸置疑。

    然则他却讨了一个琅琊王氏的女子作为续弦……

    至于“黑白两夫人”那只是民间传说……

    琅琊王氏侨居江南数百年,虽然在仕途之上已然渐渐偃旗息鼓不成气候,但是底蕴深厚枝繁叶茂。尉迟恭之后妻与王雪庵非是一支,乃是出自东晋宰相王导第三子王洽一脉,算得上是琅琊王氏的嫡支正朔。

    王洽乃是“书圣”王羲之的堂弟,据说两人自**好情如手足,而且此人“众书通善,尤能隶行”,也是个书法家……

    谁都知道江南士族不愿卷入东征,现在江南的侨姓、吴姓联合在一起,大家只想安安静静的发财,不愿将钱财粮秣被朝廷征缴以作军资。作为昔日侨姓领袖的琅琊王氏,自然更是首当其冲。

    只是未曾想到江南士族在遭受房俊打压之后,居然换了深得皇帝宠信的尉迟恭作为在朝中的代言人……

    这的确有些出乎预料。

    然而更让人出乎预料的是,尉迟恭公然反对房俊之战略之后,未等在座各人仔细琢磨透彻其中的意味依旧连带的反应,这位已经端起茶盏慢悠悠“伏留伏留”的喝了两口,上身往后靠在椅子背上,阖上双目,养起神来……

    这份作态,谁还能不解其中之意呢?

    我老婆是琅琊王氏的闺女,我自己也从琅琊王氏那里得了不少好处,所以在这里我代替琅琊王氏说出了他们的意愿。至于你们大家是否赞同、如何反对,那都由着你们,反正朝堂之上畅所欲言,咱又没有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语,只是表个态而已,对不对?

    所以,接下来你们大家就尽情发挥吧,只要别骂娘,老子全当听不到,什么也不会说……

    众人哭笑不得。

    琅琊王氏以为攀上了这位皇帝心腹作为高枝儿,结果闺女送过来让这个夯货祸害了好多年,遇到正事儿却如此含糊敷衍,若是知道了此刻之真相,怕是提刀来跟尉迟恭拼命的心思都有……

    李二陛下也无奈。

    这老黑看似粗豪毫无机心,实则深谙明哲保身之道,眼下几乎军中所有势力都倾向于房俊的提案,若是尉迟恭极力反对,不仅站到这些人的对立面,而且于事无补。

    做法是没错,可是你这种敷衍了事的态度,是不是太过了一些?

    好歹那也是你的岳家,好处占尽了却不办事,太狡猾了……

    如此,方略算是确定下来。

    至于具体如何实施,则是兵部之内需要考虑的事情,这亦是房俊屡次为兵部争夺权力之后的结果。这是符合情理的,朝堂之上只需在大方向上确定战略,若是如同以往那般朝臣尽皆发言,谁都可以左右具体战术,则避免不了的拖沓繁杂。

    兵部的职责是什么?

    你只需告诉我打谁,至于怎么打,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当然,似举国东征这种程度的战争,水路由房俊而决尚有可能,你难道还能指望皇帝御驾亲征的陆路大军听从兵部的调遣?

    兵部的权责再高,也必须置于皇帝之下,这是毋庸置疑的。

    除非房俊不想好好混了……

    大事议定,李大亮便唏嘘道:“与房相同殿为臣十数载,此刻当真羡慕他能够泛舟南下,领略江南水乡之风韵。等得再过几年,某上不得马拉不得弓,也得效仿房相那般悠游山水,放逐田园才行。”

    此君出身官宦世家,乃泾阳当地有名的大族,其父官居隋朝朔州总管、武阳郡公,自幼便文才武略。

    然而即便是这等显宦之家出身,其人却淡泊名利,家中少有余财,甚是清贫。

    李二陛下不满道:“爱卿耳顺之年未至花甲,身强力壮精力充沛,自当好生为朝廷多多效力几年才是,何故如此消极?”

    在他预想之中,一旦自己御驾亲征,将会留下精于谋划的房玄龄与稳重骁勇的李大亮辅佐太子坐镇京师,如此方可安定军心,自己亦能无后顾之忧。然则现在房玄龄致仕,选择谁留守京师统御百官协助太子,已经让自己烦心不已,若是李大亮在无心国事,难不成让李绩这个军中第一人坐镇京师?

    没有李绩的兵法韬略,面对高句丽的顽强抵抗,李二陛下自己也有些心虚……

    李大亮感激道:“老臣只是一时有感而发,当此帝国振奋之时,自当粉身碎骨襄助陛下成就千古伟业,万死不辞!”

    李二陛下这才满意。

    朝中老臣渐渐老去,新生代的文武官员出去寥寥几个诸如房俊这般出类拔萃之外,余者让他很难彻底放心。将帝国交付于那些年青官员之后,他们是否能挑起大梁,沿着这条繁花锦绣的道路一直护佑帝国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