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回到大宋做农民目录 > 第三百九十八章:无人可用

第三百九十八章:无人可用

    孟昶看着这个自己未来皇位的继承人,他想知道太子在这一阶段的所作所为,这皇帝不是天生的,人人都是可以学着怎么做皇帝,但是哪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了。

    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再想想自己近年来的所作所为,蜀国看来是保不住了。孟昶咬着牙,闭上眼睛深深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朕就想听你的真实想法。”

    孟玄喆看着坐在上厅的父皇,心里也明白了,幸好自己早就有了准备了,不然还真的是会被问倒了。

    “启禀父皇,这一段时间,儿臣是觉得现在大宋的军队兵锋正盛。而且他们刚刚取得胜利,我们现在是很难抵抗他们,这不是说我们蜀军不行,而是我军现在的士气有点低落。”

    蜀军的士兵和宋军一比,真的是差的太远了,但是为了保全孟昶的面子,他不能这样说。只能换一种说法吧,毕竟哪是自己的老爹。那是蜀国的皇帝。

    孟玄喆也不全部是草包,这分析的也相当的准确,宋军现在正在休整,他们最近攻城拔寨的也是累了,现在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至于为什么没有一鼓作气,直接的攻下成都。孟玄喆也摸不到头脑了。

    “你的这些分析,朕知道。但是朕想知道你自己有什么御敌方案,你说说看吧。”

    “儿臣,暂时没有!”孟玄喆也清楚蜀国的境地,总不能直言不讳地让自己的父亲降宋吧,委婉地说道。

    ……

    孟昶知道蜀国这时的境况,向大臣们询问御敌对策,众人提议应当坚守抗敌。孟昶怅然叹息道:“朕,又何尝不想抗拒宋军啊,但是尔等谁能与宋军抗衡?”

    众人都沉默不言。孟昶继续说道:“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蜀国危依,朝中却无大将可以任用!”

    众人悲怆不已。

    ……

    孟昶命李昊拟写表书,向宋朝投降,孟昶投降北宋后,被送往北宋京师汴梁,授任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封秦国公。孟昶被封秦国公的第七天去世,时年四十七岁,追封为楚王。

    蜀国之后,潘美继续驻守大西南,任西南总督。此时的潘美将目光投向了失去屏障的南汉。因为他知道这一战事不可避免的。

    公元960年的一天,南汉国都番禹的街市上倒也热闹异常,唯一奇怪的是,陌生人问路搭讪,当地人没一个敢回答,貌似全是哑巴,然而当陌生人一转身,当地人又互相说起话来。

    突然有人喊了说了一句:皇上驾到。

    原本热闹的街市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好似死寂一般,仿佛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声音。

    侯时不多,来了一位年龄二十岁,面容却有些猥琐,但着装服饰华贵的小伙子,后面还跟着数十个装束的随从和太监。这小伙子走路像螃蟹似的横着走,东瞧瞧西看看,神情极是滑稽,有几分好奇,又有几分得意。不一会儿,他停了下来,将目光锁定了一家古董店,他莫非喜欢古董?非也,他看上了店里那位黑肥黑肥的妞儿。

    说到南汉,我们心里都清楚了,这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汉中宗刘晟之子,号称“太子皇帝”的刘鋹(chǎng)。刘鋹不仅继承了父亲的残暴,杀戮无罪之臣,同时他更加荒淫无度、统治昏庸。

    而店里的这个黑妞就是有名的“媚猪儿”!

    刘鋹性情昏懦,以卢琼仙、黄琼芝为侍中,参决政事。他非常信任宦官亲信宦官陈延寿,国家大政皆由亲信宦官陈延寿指示可否。

    最令人不解的是:凡群臣有才能的,或者读书的士子中了进士、状元,皆要先阉割了,然后进用。即便是和尚道士,刘鋹想与其谈禅论道,也要先阉割了再说。在刘鋹认为,百官们有家有室,有妻儿老小,肯定不能对皇上尽忠。

    那个古董店的黑妞由于刘鋹独特的慧眼,成为了南汉宫中宫的褐色皮肤,尖鼻子,黑发褐眼的波斯美女。刘鋹称波斯美女为“媚猪儿”,而刘鋹自称为“萧闲大夫”。

    刘鋹委政宦官之后,自己便不理朝政,整日在后宫佳丽取乐,时而去外面找找荤腥。

    话说,刘鋹在古董店外,看到了一个异于南汉中人的黑妞,心中的望腾然而起。刘鋹嘴角露出一丝狡颉的笑容,手一挥,带着侍卫们进入古董店,一帮人将黑妞团团围住。

    刘鋹轻轻一挑,说道:“妞,哪来的?”

    波斯女一甩脸,说着夹生的中文道:“请您放尊重点!”

    “呀哈!有个性,朕喜欢!”说着刘鋹哈哈哈地笑起来。

    后台的波斯老爷一听“朕”,便知道他就是南汉的皇帝,今天他看上自己的女儿,自己就要飞黄腾达了。赶快溜出来说道:“外民,不知圣上驾到,有失远迎!闺女快跪下。”波斯老爷说着让波斯女跪下。

    刘鋹一把扶住波斯老爷说:“朕,看上你家闺女了,让她随朕入宫。”

    说着刘鋹走到波斯女面前,轻佻地说道:“回去,让朕好好宠宠”

    ……

    此波斯女,被带进宫以后,刘鋹忙不迭的与肥妞,没想到这肥妞是个中高手,曲尽其术,跟狐狸似的,把刘鋹弄得神魂颠倒,不知南北,于是刘鋹对其大加宠爱,因其黑而肥,赐号为“媚猪儿”。奇哉怪也!

    “媚猪儿”又从宫里找了九个同样的女人供他玩乐,合称为“十媚女”。

    刘鋹有一大怪异嗜好,是爱看****的场面,且人越多越好。他找了不少当时社会上的无懒进宫,与宫中女孩一道,一块乱交。他与“媚猪儿”在一边观看。如男的把女的败了,就有丰厚的赏赐;若男的被女的輸了,则后果严重,刘长会骂他没用,轻则阉割,重则被烧煮剥剔喂豹子。

    刘鋹与十媚女乐,还喜欢环境优雅、看似很有文化的场面,说穿了就是附庸风雅。据说,有个名叫素馨的宫女,常穿白衣,戴素花,端庄大方,像个神仙。刘鋹对她十分喜欢,专门为她造起一座园林,园内种植名花异草。每到春天来临,刨花盛开,蝶飞莺舞。刘鋹在花下大张筵宴,共同乐,美其名曰“红云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