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水墨田居小日子目录 > 第1032回
    伍子业的能人也不少,用瞬移把她和孩子不知送到什么地方的别墅藏着。

    “您就在这歇会儿,小侄出去料理点事,改天送您去见我父亲。”伍子业礼貌地说,“这里地方大,别乱跑。万一迷路回不来,俩老外的脑袋就会挂在伯爵城的门口示众。”

    说完这番明里关心,实则充满威胁的话,伍小子果真离开了。

    自从看见容清菡在他身边,苏杏便意识到这是一个针对自己的陷阱。

    她问过伍子业,对方承认支开柏少君,剩下一群妇女儿童让婷玉不敢走开。一行人中只有他俩功夫了得,一旦失去他俩的保护,抓她便易如反掌。

    问他如何得知她的异能,答案令苏杏讶异,原来伍建军早在和平年代便已查过她的底细。知道她十八岁之前一切正常,自从摔了一跤住进医院开始,她变了。

    一个从未碰过功夫的人,突然身怀绝世轻功铁定有猫腻。能有这种效果的也只有速度异能,不难猜。

    所以,哪怕她容貌变老,依旧没有打消伍建军的猜想。抓到俩老外一问,让伍子业肯定了这一点。如果她懂瞬移早就跑了,精神异能无法长期控制她。

    不过,为了预防万一,他用两条无辜性命与她在伯爵城的声誉拴住她。

    苏杏相信他说得出做得到,毕竟他父亲伍建军就是一个傲慢的人物。

    见别墅里有佣人和厨师,一切婴儿用品俱全,她索性随遇而安。孩子哭得跟猫叫,估计是饿了,苏杏连忙找奶粉泡给他喝。

    身为伯爵夫人,没有救人的能力至少要有善心。

    如果两样都没有,她何德何能当伯爵城的夫人?势必落人话柄,惹人笑话。作为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这是她的弱点。

    伍小子很聪明,想必他的母亲马玉娇便是这种处境。

    苏杏不晓得自己为毛成了伯爵夫人,也没兴趣问,就让对方误会好了。既然孽缘躲不开,她想留下看看姓伍的搞什么鬼,能救人当然好,救不了她也不愧疚。

    现在还是白天,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她和孩子在。

    “喝吧,妈妈不在,你要适应。”苏杏泡好奶粉哄孩子喝。

    在末世出生的婴孩果然很坚强,小家伙抗拒了一阵,最终还是张开小口含住奶嘴。

    见他肯喝,苏杏松了一口气。

    这时,从客厅外进来一个人。她抬头望了一眼,发现来人是容清菡。

    苏杏不以为意,继续垂眸看着孩子用力喝奶的样子。她喜欢小孩子,可惜儿女们没有一个肯成家,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升级奶奶或者外婆。

    容清菡见她居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略恼,“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原来苏姨竟是伯爵夫人,失敬失敬。”

    苏杏扯扯嘴角,头也不抬,“想跪就跪吧,我受得起。”

    天天在她面前伯爵夫人、伯爵夫人,烦不烦?好像她没有自己姓名似的。

    “嗤,”容清菡一声冷笑,在她对面的沙发坐下,闲适地翘起二郎腿,“嫁个老外在以前或许很多人高看你一眼,搁现在,谁把你当回事?”

    真以为伯爵夫人了不起么?要不是伍子业下令不准动她一根头发,这伯爵夫人早被她烧成灰烬。

    哼,就算不杀她,自己也有办法恶心她出一口气。

    “哦?”苏杏好笑抬头,“伍建军身上有一半日本人的血统,你这样算什么?英勇献身打进组织,然后怂恿老外们内讧?”好伟大的情操。

    只有封建落后、或自卑的人才会歧视这,歧视那的,企图利用舆论打压人们的意愿。尤其喜欢打压女性,在有些人眼里女人没有选择权,因为她是战利品。

    但是,一个真正有自信的大国及其国民,是可以容纳各种血统与文化素质的。

    尤其是华夏文明,正因为它像个大熔炉容纳着各种文化与各民族才有今天的辉煌。它能持续五千年,绝对不是追求纯正血统或肤色或其他文化所能形成的。

    有时候,一些古人的思想比现代人开化得多。正如某些民族不准子女与外族通婚,这在汉民族的眼里很不可思议。

    当然,不与夏虫语冰,柏少华能回国落户便证明国家承认他,但容清菡选择性失明,不必多言。

    面对苏杏的讽刺,容清菡不气不恼,“伍城主生在华夏,长在华夏,又在西北落地生根早已经是自己人,你休想挑拨离间。”

    “他就算老死在华夏,在你的观念里还是个老外。”苏杏哂然,“你不过是为自己的无能,不得不投靠老外找个理由罢了,我懂。”

    容清菡气结,“你懂个屁!”

    目前在华夏势力最大的就三个地区,正在崛起的根基不稳,靠不住。孔晟、龙腾的金家全部是势利小人,眼里只看到利益权势,根本没把她们放在眼里。

    唯独伍家凭实力待人,但女性要占一席之地非常的不容易。她是凭实力站在伍子业身边,凭年轻时的色相上位的老太婆有什么资格说自己?

    “是,我不懂,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就跪安吧,别吵孩子睡觉。”苏杏揶揄地说。

    孩子喝着喝着,睡着了。她动动他,小家伙又在继续喝。

    “你还真能放心,以为伍子业抓你是为了叙旧?”见不得她悠闲,容清菡恼了。

    “难道不是吗?或许你肯仁慈地告诉我原因?”苏杏轻轻拍着婴孩,态度随和。

    “听说你小儿子正赶往玉鹤山?”

    苏杏一愣,抬头盯着她看。

    见她终于有点反应,容清菡幸灾乐祸,“好像伍队长要派人去找他,说他母亲在西北作客……”

    伯爵城人才济济,威名赫赫,光一位伯爵夫人怕不起作用。如果把城主的三个孩子一并抓了,那老家伙能不动容退让?

    “另外,知道今天引你入局的女人是谁吗?她是西方女巫,跟伍子业协商好了,一个要西南,她们只要东部找个地方建立部落。”容清菡放下腿,得意地冲她一笑,“我建议她们要玉鹤山,估计现在已经去了,这个消息您喜欢吗?”

    西方女巫?苏杏皱起眉。

    “你就安心在这儿带孩子吧!伯爵夫人。”容清菡说完,志得意满地走出客厅。

    她是这里的守卫,和其他姐妹一起保护人质。金家不知为何放了姐妹们,与容清菡路上巧遇。得知朱雀的不幸遭遇,她们都很气愤。

    等这位伯爵夫人失去利用价值,便是她们替队友报仇雪恨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