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未来符文炼器师目录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无题
    大厅内坐着一位年轻的男子,边细细品着茶,边翻阅着陈皓绘制的那本阵法图集。

    陈皓说得没错,这位祖宗看起来的确仙风道骨的,美得就和画似的,而且和他们这些隔了不知道多少代的人不一样,他的眉眼间还能看出一点君桦祖宗的影子。

    等到陈渺他们走进来,陈澜江便放下茶杯,朝陈渺和陈皓轻轻招了招手。

    陈皓急忙小声说道:“姐,祖宗叫你过去呢。”

    陈岩笑着说道:“皓皓你也一起过去,他这次过来就是想见你们两个。”

    陈澜江也不拐弯抹角,看到两个孩子走到了跟头,便问道:“就是你们二位用祖宗留下的阵法和他们取得联系了?”

    “对。”姐弟俩点点头。

    陈澜江似乎在回忆什么:“我对那个阵法倒还是有几分印象。”

    关于这个,陈皓知道一点,也是听爷爷说的,这位祖宗早些年跟人斗法,曾受伤失去过部分记忆,忘了一些事情,包括很多阵法。

    受伤后几百年不曾回来,久得大家都以为他已经不在了,后来他记起了自己的身份,这才寻了回来。

    他离开的那几百年间,家族曾遇到过险境落败,也就是当初陈渺听说过的,卖了很多玉简法器的那次。

    陈澜江也十分自责,若不是他当年再小心谨慎一些,或许就不会发展成这样。

    他看着桌上的阵法图集:“没想还能再见到这些阵法,多亏了你们。”

    当初丢掉的记忆已经恢复了大半,但还有些阵法没能记起来,如今看到这些阵法,明明都不记得了,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让他不免有点感动。

    这次他过来本来只是想看看这些阵法,再见见这两个孩子,正好遇到了直播,就和陈岩看了会。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独特的绘符方式,不过见面后没让陈渺画给他看,而是问了q仔的事。

    q仔本来打算一直躲在陈渺口袋装死,不想见任何人,听陈渺传音说陈澜江长得有点像陈君桦,便了出来。

    结果看了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哪里有点像,根本看不出来。

    陈澜江想和q仔聊一聊,陈岩就让陈渺和陈皓先去休息一会儿,陈澜江要在这里留几日再看看阵法,过后可以继续聊。

    虽然没聊上几句,但陈皓也很高兴了,这位祖宗果然和几年前一样,都没变。

    他算是陈皓心目中的偶像,从第一次见面后就一直期待能再看到,能不激动嘛。

    出了门,姐弟俩又见到了毛毛和那只巨鸟。

    这只鸟真的非常大,和毛毛都不相上下了,站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两座山。

    就在陈皓仰着头看它们的时候,他听到一个声音直接了传入他的耳中:“小娃子,好久不见啊。”

    这声音应该是巨鸟传过来的,陈皓顿时一惊,没想到这只灵兽居然认识他,不过他好像没见过它。

    它挥动了下翅膀:“要不要我带你们飞一圈?”

    看巨鸟这兴奋的样子,像是要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陈皓急忙摇摇头:“谢谢,还是下次吧,我姐姐有点累了,我们先去休息一会。”

    “那好,想飞了叫我。”巨鸟说着收起翅膀,又和毛毛聊天去了。

    听陈皓把刚刚巨鸟说的话说了遍,陈渺忍不住感叹,没想到看着那么安静的祖宗,居然有这么一只热情的灵兽,第一眼看到这只巨鸟的时候,还以为是只很高冷的灵兽。

    修士找灵兽什么的是不是更偏向于性格互补?

    陈渺刚想完,马上就想到了吵吵闹闹的小黑球和汤圆它们,便否定了这个结论。

    回到自己房间,陈渺纠结了一会,还是上网看了有关直播的消息。

    之前符文师论坛帖子里出现比较多的是“微调”二字,如今出现最多的变成了“圈”,当然也有说她是想炒热度,沈前辈也有不少人质疑。

    虽然陈渺觉得自己已经比以前坚强了很多,可是看到这些,心里还是很难过。

    语言和文字有时还真是可怕。

    她果断关了网页,发信息问了宁凡玉家那边的情况,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蹲点问她拿圈或者想嘲讽她之类的。

    宁凡玉很快回复说暂时没有情况,如果有人想闹事,她会不客气赶走的,让陈渺放心。

    家里没事就好,那她去外域时也能安心点,不过陈治杰也在,就算有人要闹事也得有那个本事。

    这时,她收到了顾异的联系。

    “陈渺,你回家了吗?还好吧?”听苏扬虹说陈渺已经离开符遍天下了,顾异这才联系了她。

    “嗯,我还好,谢谢关心。”

    顾异嫌弃地说道:“谁关心你了,我是想问问你那个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实话告诉我,跟我比的时候是不是就是画圈了?”

    早就知道公开后他肯定会知道,陈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那次我是写名称的,这么多人盯着,要是画圈就要容易暴露了。”

    听到她的笑声,顾异顿时炸毛了:“笑个屁啊!就算写名称那也快了不知道多少,害我白叫了你这么多声师父!你个臭丫头!”

    “我又没耍赖,我的符文的确是有效的,还是你亲自测试的。”就算她的确写的是名称,那也是她靠实力赢来的。

    “你要是早点告诉我,你可以画圈成符,鬼才跟你比!”

    陈渺不赞同了:“我要是那时候就告诉你,你肯定以为我在唬人,肯定还会硬要跟我比。”

    “……”这话倒是不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丫头能画个圈就有符文的效果。

    “你是怎么让它有符文效果的?”

    “直播的时候我就解答过了,用感觉画的。”

    虽然听着像是忽悠人的话,但顾异信了,这丫头平时在很多时候就表现得有点怪,而且刚考出七级就能分辨聚会邀请函上的符文。

    “你可真是一个奇葩符文师。”

    陈渺笑了:“谢谢。”

    “谢毛线,我又没夸你!要没事了就早点到公司来露个面。”顾异说完,又和以前一样直接切断了通讯。

    陈渺无奈地关了腕环,然后看见门口有个小脑袋探了过来,是留在这边的谷雨

    见她聊完了,谷雨很快跑了进来:“陈渺,你好久都没过来玩了,最近陈岩他们也忙着阵法的事,都没人陪我聊天,很无聊的。”

    陈渺说道:“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忙所以没来,过两天我还得出去,如果你真无聊,可以考虑跟我们一起去。”

    谷雨眨了眨眼:“要去哪?”

    “去外域,找灵脉。”

    “找灵脉做什么?想收集灵气吗?那还不如我的仙境多,我的仙境虽然损毁了,但灵气还是比外面要好些的,而且如果你修复成功,灵气会变得更加充裕,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历练,甚至要比以前的修炼环境更好。”

    她是君桦主人特意炼造出来给他的后人修炼的仙境,自然要比外面更好,还藏了不少好东西,如果能修复成功,花些时间,肯定能让陈渺和陈皓的修为突破好几个大境界。

    她被炼造出来本来就是为了提升修为准备的,结果根本没能起到这作用,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好像赶紧被修复回去啊。

    “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

    “那我跟着一起去吧,之前一直被困在暗域,也没看过多少风景,正好出去看看。”

    “好。”

    和小雨聊了一会,q仔就回来了,一来就把谷雨赶走了,让陈渺早点休息。

    “丫头,我们明天就出发去外域,刚好躲过这个风头。”刚刚q仔和陈澜江他们聊的时候,知道目前有很多人都对陈渺以及她的符文产生了兴趣,这不算什么好事,反正他们本来就准备出去,早点出去,说不定等回来热度就下去了。

    “好。”陈渺点头同意了,“q仔,你刚刚和陈澜江聊过后觉得他怎么样?你说要不要把灵脉的事情告诉他。”

    他有炼虚境界,要比她厉害多了,灵脉问题也不是她一个人能解决的事,能恢复一点就是好事,要不是情况特殊,她都广发英雄帖了。

    “你准备怎么跟他说?说你是另外一个位面来的带回了灵脉碎片,现在灵脉碎片让你去找其它灵脉?你跟他说了可能没什么,但要是他告诉了陈岩,你觉得陈岩能接受吗?”

    而且陈渺算不算是陈澜江的后人也说不准,因为那位被迫飞升到她那个位面的人可能比陈澜江还要年长,也有可能是他的同辈兄弟。

    “……”陈渺知道陈岩他们肯定不容易接受,他们跟陈皓不一样,而且陈皓是自己发现她不是他的亲姐姐。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也不适合冒险,真要坦白那也得等手头这些事过了再说。

    其实陈皓要是同意,她更想一直瞒着,虽然这有点自私。

    “那就跳过我的事,就从我修复了酒坛子开始说。”陈渺想了想,“或者我先问他拿到联系方式,如果以后需要他帮忙再告诉他。”

    q仔赞同了她后面这个提议:“灵脉也不是必须要修复的,要是我们没办法处理,那就及时脱手,什么事都比不上你的性命重要。”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陈渺愣了下,随后笑了:“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在确保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来处理这些事。”

    原本她以为自己最多活到**十岁,如今已经筑基,寿命也变长了,就算灵气无法恢复,她的修为没办法再进一步,开开心心、充实地过完余生也不错,当然最好能把符文传下去。

    可惜就是让青蔓他们失望了,她那么希望她和陈皓能够飞升。

    q仔很满意她的回答:“凡事都得量力而行,你能这么想就好。”

    决定了出行时间,陈渺便发信息告诉了叶宸,然后又发给了阿左。

    之前联系玄泉前辈,只是说想去看看各处的灵脉,并没说绿色小团的事,玄泉便让阿左过来帮忙。

    结果刚发过去,阿左就回复说:“有人说要代替我去,到时候会到你说的地点汇合的。”

    ……换人了?

    陈渺急忙问:“换谁了?”总不可能是森云老师吧,他们不是同族的,玄泉前辈应该指挥不动他。

    阿左没有明说,而是发了一句:“不让说,到时候您自己看吧。”

    看到这行字,陈渺立刻确定肯定不是森云,应该也不会是玄泉前辈,本来想到可能是琳彤,但想到她一直都没离开那块区域,外加上她那么厌恶人族,肯定不会乐意去都是人的地方,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要真是琳彤,那这事也根本进行不下去了。

    晚饭过后,陈渺顺利地问陈澜江拿到了通讯号,大概是看到了久违的阵法心情好,他不但告诉了陈渺,也告诉了陈皓。

    其实陈渺感觉这位仙风道骨的祖宗跟腕环的风格不搭,但腕环里还包含身份证明,如果没有腕环就等于黑户,现在大家都会申请一个。

    陈渺刚记下通讯号,陈澜江又给了他们传音用的玉简,他经常会闭关,到时候腕环就不起作用了,而玉简会记录声音,等他出关后可以读取。

    陈渺收下玉简,连忙感谢了他,没想到还能得到这么高级的东西,这种可以远距离传音的玉简如今可不多见了。

    见她高兴的样子,陈澜江笑了笑:“你们已经得到了那两位老祖宗的帮忙,符文和阵法这方面应该也没我能帮上的地方,除此之外的,也可以跟我说。”

    陈渺问道:“那我随时都能联系您吗?”

    “当然可以。”

    “谢谢祖宗。”有他这句话就好办了。

    前段时间陈渺就和陈治杰还有梁丹说了要去外域,恰好这次直播闹得有点大,而直播仅在联盟城市内播出,外域影响就没这么大了,夫妻俩当然赞同她先出去散散心,而且还有朋友一起去,有了四级符文师资格证也能多些便利。

    当晚陈渺就收拾好了行李,吃的用的早些时间也都准备好了,直接丢给小黑球就行,包括酒坛子也直接塞给小黑球。

    第二天一早,她和陈皓一起离开了家。

    他们先去车站等叶宸还有另外那位木族修士,结果到了那,陈渺就看见了一个略微眼熟的身影。

    她心里顿时咯哒一下。

    “……琳彤前辈?”